首页 > 新闻 /黑色金属类

钢贸“托盘”陆续出货 铁矿石再遭海外投行补刀


2018-03-23    浏览次数(259)    

  3月以来,国内铁矿石价格连续下挫,大商所铁矿主力1805合约期间跌幅更是一度接近百元。

  所谓托盘,是钢铁行业特有的一种业务模式。当贸易商资金不足时,往往会采取向托盘方支付一定保证金,并由托盘方代为支付剩余货款的形式订货,当约定的时间到期后,贸易商会在货款的基础上,额外支付一定利息。

  “年底资金比较紧张,彼时又恰逢冬储,部分贸易商出于看好后市,进行了托盘融资。一般托盘时间在3到6个月期间,所以进入3月后,有一部分托盘陆续到期。”卓创资讯钢铁行业分析师邢月3月22日介绍称。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相比于其他黑色系商品,铁矿石基本面也最弱,在钢价下跌的背景下,矿价跌幅更大也并未超出市场预期。

  此外,连续下跌的铁矿石再次遭到花旗、摩根士丹利等多家海外投行唱衰。其中,花旗所给出的理由便是“供给增加”,摩根士丹利更是分别下调了近三年的铁矿石目标价。

  冬储托盘到期

  “托盘,在钢铁行业现货贸易中已经存在很多年了。”兰格钢铁分析师徐莉颖3月22日表示。

  据她介绍,托盘实质上只是一种融资的手段,小型钢贸商资金实力不足,便会以付出利息的形式寻找资金方垫资订货,而货物则相当于暂时抵押给了垫资方,“对于垫资方而言,既有仓单抵押,也可以额外获得利息收入,风险相对较小。”

  由于钢贸商订货过程中,只需要支付一定的保证金,所以其本身也带有了一定的杠杆属性。当市场掉头向下时,无疑也会带来一定风险。

  2013年,钢市连续回落期间,中材国际(600970,股吧)(600970.SH)等上市公司便曾出现购销合同无法履约的情况。

  徐莉颖表示,一开始的模式都很简单,但是后来衍生出了很多更复杂的模式。尤其在2015年,托盘融资风险事件最为集中,“这种模式是从南方引进来的,有段时间在天津规模做得比较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垫资方以资金实力较为雄厚的央企、国企为主,涉及产品几乎涵盖了钢铁产业链的所有主要产品,如铁矿石、钢坯和成品材等。

  “苏美达、杭州热联、物产中拓(000906,股吧)等公司,托盘业务在行业内比较知名,这块主要还是看公司的资金实力。”邢月表示。

  按照3到6个月的周期计算,进入3月后,已经有一部分托盘开始陆续到期。加上彼时,钢铁产业链相关品种处于跌势,钢贸商在考量资金成本、利润空间因素后,开始降价出货,一定程度上又产生了助跌效应。

  徐莉颖表示,去年冬储时价格较高,而3月后产品价格开始回落,彼时贸易商便陷入了资金成本不断上升、产品价格回落的困境,利润空间随之不断缩小。

  从上述托单业务模式来看,或许也可以解释3月后黑色系商品为何出现集体大幅下跌。

  另一方面,铁矿石又是所有黑色商品中基本面最弱的。更何况,自2015年以来,铁矿石的走势一直要明显弱于钢材、焦炭等品种。

  “从中短期来看,今年高品质进口矿增产数量较多,同时国内港口库存又在不断创新高,这也带来了一定利空影响。” 西南期货钢铁行业研究员夏学钊3月22日指出。

  据他介绍,巴西淡水河谷、必和必拓三大铁矿石巨头都在增产,“别看这两年矿价没怎么涨,但是他们成本线都在30美金左右,而现在矿价60美金,还是处于暴利阶段。”

  主力席位掉头不及

  行业基本面的变化只是前提,真正作用于价格的因素还在于资金端。在上述铁矿石期货价格回落期间,也伴随了较为明显的持仓变化。

  数据显示,2月28日铁矿石期货总持仓为184.7万手,至下跌的第一阶段的12日增仓至223.4万手,尤其是19日大跌当天,单日增仓便达到19.6万手。

  这至少可以看出,近期铁矿石的连续下挫,也吸引了一部分资金进场交易。只是,或许是本轮黑色系商品下跌较为突然,几家主要机构席位并未能适时改变多头思路。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比持仓数据发现,中信期货、银河期货和国投安信期货三家持仓排名靠前的公司,3月至今持仓主要以净多头为主。

  以银河期货为例,该席位3月1日在铁矿石1805合约上的净多头持仓为29247手,随后伴随着铁矿石价格连续下跌,反而在3月2日过早减持了11190手的空单。

  这也使得在本轮铁矿石下跌期间,该席位始终保持净多头状态,至3月14日时更是一度达到25856手。

  中信期货席位的情况与之类似,上述期间也处于净多头状态,只是净多单数量要明显低于银河期货席位,峰值也不过20322手,并且多数时间低于1万手。

  相比之下,现任空头一哥的国投安信(600061,股吧)席位则要灵活许多。

  在铁矿石下跌前期,虽然并未及时改变多头思路,但是3月7日曾出现短暂“多翻空”的情况,当日席位从净多单变为净空单。

  只是,随着近两日铁矿石价格的企稳,上述席位持仓变动也变得越发谨慎,中信、银河席位净多单不约而同出现下降,国投安信净空单也仅仅维持在2264手。

  由于大型资金为了避免被市场追踪,往往会在多个期货公司开设账户,并以分仓的形式进行交易。

  如在银河席位上显示为净多单状态,但是上述类型资金仍然可以在其他席位开空单进行对冲。

  所以,通过追踪席位持仓变化,也只能大致看出单个席位在某一行情阶段的盈亏状态,而无法对其背后投资者的盈亏做出估算。

  反观海外机构,近期却开始频频唱衰铁矿石走势。

  摩根士丹利近期发布的研报,便将年内铁矿石价格逐季度进行了下调,第二季度铁矿石价格料为68美元/吨,第三季度为65美元,第四季度为60美元。

  “矿价强势的前提是钢价强,铁矿石本身是找不到上涨理由的,供需面怎么看都是供过于求的。”夏学钊3月22日指出。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