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贵金属

央行又增十吨金 有金在手更安心


2019-01-09    浏览次数(317)    

中国人民银行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12月央行增持黄金储备32万盎司,至12月末我国黄金官方储备达到5956万盎司(1852.52),为2016年10月以来首次上升。中国人民银行数据显示,我国官方黄金储备从2009年到2015年间曾经保持了6年多没有变化,此后进入了一个16个月几乎连续增持的状态,而在那之后,2016年9月人民币加入了SDR(IMF特别提款权),从2016年10月开始,黄金储备就一直保持不变。目前,我国官方黄金储备在全球各国家中排名第六位。

这一公布,其实很对于很多市场人士来说,都不是一件很意外的事。回顾本号2013年10月份的《当“西金东移”与经济减缓同时发生》一文,这篇5年前的文章已经明确点出,“西金东移”已经是持续进行的现象,东方各国对于黄金需求的理由虽然所有差异,但是对于“增加黄金储备”这一点来说,却是完全的一致。

2013年:

“西金东移”并非当下才出现的现象。由于中国和印度需求的有力拉动,其实,全球黄金消费近几年一直呈现重心东移的趋势。

数据显示,30年前北美和欧洲的需求占全球需求的比重为68%,而到了1990年、2000年和2010年,比重分别下降至38%、28%和27%。欧美在黄金消费中减少的份额被印度次大陆和东亚填补,这些地区的份额目前已经超过60%。这意味着过去30年在黄金消费版图上,东西方的角色已经发生互换。

伦敦金银市场协会的最新数据,也印证了这次“西金东移”的过程。该协会表示,其成员在伦敦市场每日清算的交易量因需求强劲,在今年6月达到900吨的12年来最高纪录。其中,中国和印度的需求尤为旺盛。 伦敦金银市场协会的东西方之间的交易旺盛,这些黄金的东方买家在交易完成后,并不急需把所有的黄金继续存储在伦敦的金库里,而是选择把其中一部分现货黄金提出。这导致今年英国黄金出口大幅增长。

今年上半年,英国出口到黄金熔炼工业中心瑞士的黄金猛增至798吨,而2012年同期仅为83吨。一般来说,伦敦的黄金在瑞士经过熔炼后,会转移到亚洲消费者手中。

伦敦金银市场协会6月份交易的黄金价值高达390亿美元,在“西金东移”的过程中,中国和印度等新兴市场国家都要拿出美元来结算。而现在,这一过程遇到了新问题:新兴国家的货币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贬值,这意味着目前黄金对于这些国家的消费者变得更加昂贵。

回顾《2013年黄金年鉴》,2013年全年黄金总需求量为3756.1吨,较2012年同比下降了15%。但有一个不容忽视的亮点是中国黄金需求创下1065.8吨的历史纪录,成为全球最大的黄金消费国。在2013年5月前后由“中国大妈”掀起的抢购黄金热潮曾波及到海外市场,使全世界看到了黄金市场上中国需求的影响力。

从该报告中,我们看到了两个明显的特点:一是以黄金交易所交易基金为代表的西方国家黄金投资需求在2013年大幅下滑;二是以中国为代表的实物消费需求大幅上升。两个特点叠加在一起就构成了2013年世界黄金大搬家,即西金东移。这一结果符合中国战略需要,由于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壮大,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与之配套的货币地位还没有跟上,重要原因就是中国黄金储备总量过低,影响到人民币作为国际结算货币和储备货币地位的提升。因此,中国还需要持续提升黄金保有量,不但央行需要直接增加黄金储备,而且要鼓励民众购买黄金,实现藏金于民。

2013年西金东移的大趋势已经形成,这一格局还将延续,2014年可能会深化这一趋势。一方面,中国需要黄金;另一方面,由于美国经济触底回升,国际资本回流美元、抛售黄金,货币量化宽松政策的退出会加速这一过程,而中国有意愿和足够的购买力接纳。所以,2014年世界黄金市场将继续上演西金东移的大戏。

由此可见,”西金东移“的成因是来自于内外两方面,除了中国自身对于黄金的需求外,美国美元霸权给别国带来的风险与威胁,也是东方各国大力增储的重要原因。

2017年本号《俄罗斯为何如此重视黄金?》一文中,指明了俄罗斯增加黄金储备的原因,更多是出于国家经济安全的考虑。

2017年:

黄金总是受到我们的关注,那句名言说得好:“黄金是金钱,其他都是信用”。普京总统和俄罗斯政府明确表示,为了国家安全,俄罗斯有必要减少对美联储的依赖。于是我们现在看到俄罗斯在2017年买入的黄金是自俄罗斯开始报告黄金持有量以来最多的一年。

黄金储备的多少与国家经济安全的正相关性,已经成为心照不宣的”小秘密“,如蒙古、哈萨克斯坦等东方国家,也在不同数量的增加本国黄金储备。正如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在2018年两会期间接受《中国黄金报》专访时所说:“如果大家对美元丧失了信心,那么黄金自然而然短期内成为‘救命稻草’。”在2017年末,俄罗斯黄金储备超过中国,当时李稻葵的建议是,在适当的时候以比较渐进的方式增加黄金储备。“毕竟世界上没有人能说清楚美元——国际最重要的国际储备货币,还能支撑多久。特朗普减税政策必然会带来国内财政赤字上升,带来更大风险。”李稻葵说。

时至2019年初,21世纪已经过完了前1/5,而世界经济尤其美国经济的不确定性仍在增长,美元霸权的威胁仍挥之不去。今天本文愿以李稻葵委员在2018年两会专访时的一席话做结尾:”我的建议是,在适当的时候以比较渐进的方式增加黄金储备。毕竟世界上没有人能说清楚美元——国际最重要的国际储备货币,还能支撑多久。特朗普减税政策必然会带来国内财政赤字上升,带来更大风险。从大方向的讲,我肯定支持我国增加黄金储备,但是策略要谨慎。我个人推测很多国有企业、央企、投资公司很可能对黄金有配置,这很复杂。从长远的财富保值看,这是非常必要的,但是短期内不能动作太快,否则会抬升金价,不利于黄金储备行动。“(中国黄金网)

来源: 中国黄金网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