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有色金属类

科伦坡港口城“待价而沽”


2019-02-04    浏览次数(614)    

本报驻斯里兰卡特约记者 李亚洲君

沿着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市高尔路驱车向北,沿途经过斯里兰卡老议会大楼。楼前,斯里兰卡国父雕像面朝西方,注视着印度洋,眼神中仿佛充满对未来的期许。视线正对处,一座国际金融中心将拔地而起。这座国际金融中心将是科伦坡港口城项目的一部分,是中斯一带一路建设中务实对接的重点项目,有望填补迪拜、新加坡之间国际金融中心的空白。这片由中国港湾公司投资建设、填海造地形成的269公顷的金黄色土地,有376个足球场大小。数日前,港口城填海造地工程完工,中国港湾公司在施工现场举行了盛大的庆祝仪式,吸引中斯数十家媒体争相报道。

热闹的仪式与冷清的展厅

在科伦坡港口城施工现场,仍有零星的车辆和工程机械在作业,继续夯实、打磨这块土地。而此前四艘超大型挖泥船在海上齐声吞吐的壮观场面已成为过去。科伦坡港口城项目的土地正待价而沽,等待来自世界各地的投资者参与二级开发、投资兴业。按照规划,港口城将被划分为五个区域,包括金融区、中央公园生活区、岛屿生活区、码头区和国际岛,拥有世界一流的医疗、教育、娱乐、酒店等设施。其中约66%的面积将被用来招商引资,其余的土地将是公共空间。

“港口城对我来说,就像自己的孩子,看着他一点点从无到有,从沧海变为陆地。如今填海造地完工,我本人早已须发皆白。”在施工现场办公室,科伦坡港口城项目总监尼哈·费尔南多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唏嘘不已。

然而,当记者来到港口城的销售展厅时,却发现大门口场面冷清。除了两道路障和四名保安,什么都没有。“销售展厅冷清,难道是因为投资者担忧港口城的前景吗?”面对《环球时报》记者的疑问,中国港湾科伦坡港口城项目公司总经理江厚亮表示,“不是没人来,而是我们自己关闭了展厅。因为港口城相关的地契审批尚未完成,所以展厅还没有正式对公众开放”。据他介绍,自从去年8月到现在,已经有80多个团来展厅参观。

据当地媒体报道,尽管港口城项目的硬件已经就位,软件却相对滞后。硬件是指中方负责的施工建设,软件是指斯方负责的相关法律程序,包括地契审批和国际金融中心法案的起草工作。据西部省大都市发展部的高层官员透露,目前,该部正在积极处理相关手续。填海造地完工后,政府要派人来勘测土地面积,然后按程序审批。

将是斯里兰卡的改革开放

如果说土地审批是港口城的软件,那么国际金融中心法案就是港口城的内核了。就国际金融中心法案何时出台等问题,《环球时报》记者日前走访了斯里兰卡前总检察长维贾亚提拉卡。他曾在斯检察院工作36年,现担任国际金融中心法案的起草人。

维贾亚提拉卡的办公室设在科伦坡世贸中心,朝下方望去,正好能看到港口城的一角。令人颇感意外的是,在正式采访前,维贾亚提拉卡却向《环球时报》记者抛出了一大堆问题。这些问题主要围绕中国改革开放,包括“中国成功的原因”“中国如何克服内部分歧”等。他的提问,流露出困惑和忧虑。在维贾亚提拉卡看来,科伦坡国际金融中心法案将是斯里兰卡的改革开放,对该国意义重大。因此,在起草法案的过程中,他对中国的兴趣愈发浓厚,对邓小平的魄力愈发钦佩。但在民族主义有所抬头的当下,改革的步子迈到哪、迈出多少,对斯政府来说都是巨大挑战。

当地人为中国鸣不平

中国在斯建设港口城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2015年3月,项目施工被斯里拉卡政府暂时叫停,直到2016年9月才复工。中斯合作的波折反映出斯里兰卡人民对外来者的复杂情绪,这源于被葡萄牙、荷兰和英国殖民的450年。而西方媒体炒作的“债务问题”又一次撕开了当地人民记忆中的伤疤。

对于所谓的“债务问题”,有很多斯里兰卡人为中国鸣不平。斯政策研究所主任杜诗尼·维拉孔日前在她发表的文章《管理斯里兰卡与中国的经济关系:一带一路,债务和外交》中称,截至2017年,中国持有的斯里兰卡债务仅占斯总债务的9%。显然中国贷款不是造成斯里兰卡债务出现问题的主要原因。一位当地官员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激动地掏出了手机,向记者展示他在社交媒体上与人争执的留言。他说,“当我看到有人指责中国的债务问题,我就想告诉他们:首先,这些债务并不是中国强加给我们的,而是我们主动提出的要求,因为我们没有钱在自家门口建设国际金融中心。这些填海形成的土地是中国赐给我们最好的礼物,我们要珍惜她。其次,那些负面新闻其实背后都有其他大国的影子”。言罢,他向记者提出了匿名的要求。

一位满头白发的斯里兰卡老妇人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斯里兰卡的支柱经济是出口茶叶、橡胶、椰子等农产品,工业基础薄弱,很多穷人在中东和东亚做佣人、做苦力。而那些受到良好教育的人都趋之若鹜地去了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斯里兰卡人民期盼国家经济能走向一个不同的未来。而港口城给了我们这个希望”。

来源: 环球时报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