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个人投资 >亚洲

解密家族信托:90后纪凯婷80亿财富运作轨迹


2014-11-07    浏览次数(594)    
解密家族信托:90后纪凯婷80亿财富运作轨迹

10月底,90后女孩纪凯婷因80亿元身家登陆胡润富豪榜,而迅速成为舆论聚焦热点。

纪凯婷不仅是15位新上榜的富豪之一,同时也是上榜中最年轻的女富豪。此外,年仅24岁的她还取代了facebook联合创始人达斯汀·莫斯科维茨,成为福布斯最年轻富豪。

纪凯婷的父亲是龙光地产董事长纪海鹏,而正是纪凯婷透过多家公司和家族信托,持有龙光地产85%股份,成为了龙光地产第一大股东。

纪氏家族为何不选择直接持股的方式控制龙光地产,而是透过家族信托的方式来达到财富延续的目的?同时,纪氏家族的家族信托项目又是如何运作的呢?

“设立家族信托,不仅可以有效避税,隔离风险,保障或是增值财富;更重要的是,创始人可以通过在信托契约中附上特殊条款来约束家族信托受益人的行为,以其所希望的形式竭力维持家族的长盛不衰。”上海一家私募负责人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与国外的成熟市场相比,目前国内家族信托产业的发展仍处萌芽阶段,但随着富裕阶层的增加,潜力巨大,未来空间值得期许。

多层离岸信托控股龙光

据龙光地产招股说明书信息显示,龙光地产控股于2010年5月14日在英属开曼群岛注册成立。

成立当天,由Codan Trust Company(Cayman) Limited认购1股并转让给纪凯婷,其后两年,2012年11月2日,再发行999股,其中向纪凯婷配发939股,向龙禧、高润及兴汇三家投资公司各配发20股。而上述三家公司均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成立,并由纪凯婷全资拥有,也就是说,彼时纪凯婷拥有龙光地产控股的全部已发行股本。

上市前夕,2013年10月31日,纪凯婷分别以零代价向龙禧、高润及兴汇分别转让80股、30股及30股;其后,英属维京群岛控股公司以零代价收购剩余股本。收购完成后,英属维京群岛控股公司、龙禧、高润及兴汇分别持有龙光地产控股已发行股本的80%、10%、5%、5%。至此,纪凯婷通过上述公司间接持股已发行的全部股本。

而家族信托的部分,招股说明书中亦披露了部分细节。2013年4月16日,由纪凯婷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成立英属维京群岛控股公司Junxi Investments Limited,而纪凯婷持有该控股公司100%股权。

2013年5月15日,纪凯婷通过在根西岛注册成立的信托公司Kei Family United Limited,成立了一项家族信托。2013年5月15日,该信托公司收购英属维京群岛控股公司的全部权益。信托公司是一家由Brock Nominees Limited及Tenby Nominees Limited各自拥有50%股权的公司,而其代表于根西岛注册成立的公司Credit Suisee Trust Limited(为家族信托的受托人)持有信托公司的股份。家族信托的受益人包括纪凯婷及其家庭成员(不包括纪女士的父亲纪海鹏)。

也就是说,纪凯婷为家族信托的托管人及受益人,该信托的设立是为持有纪凯婷及其家庭成员(不包括纪海鹏)于上市公司的权益。家族信托拥有信托公司的全部权益,而信托公司则持有英属维京群岛控股公司的全部权益。

上海一家信托公司经理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是一个典型的设立两层离岸公司的构架,信托公司是第一层离岸公司的控股方,子女是第二层离岸公司的股东。在财产全部转入信托以后,从法律上讲,这部分财产的法定所有权被转移到了受托人的名下,同时子女又是信托的受益人”。

信托公司作为第一层离岸公司的控股方,既符合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持有并保管相应资产的法律规定,又避免了参与公司日常经营决策。

上述人士指出,在纪凯婷这宗案例中,“纪凯婷通过多家公司和家族信托持有了龙光地产85%的股份,是龙光地产的最终股东,同时声明全权委托父亲纪海鹏管理这部分股权,也就是说,纪海鹏将资产转移给纪凯婷实现了财富传承的同时,仍然可对龙光地产进行有效控制。”

上述人士还表示,“目前将上市公司资产装入离岸信托公司,再由公司实际控制人控制离岸信托公司的方法,在H股还是比较普遍的。这样做的好处很多,可以合理避税、有效分配传承财产、隔离风险等等” 。

华人首富李嘉诚就将这一功能用到了极致。李嘉诚设立了多个家族信托基金,分别持有旗下公司的股份,并指定其妻子及子女为受益人。通过家族信托基金持有公司股份,使得李超人即使年赚60 多亿港元,也可以通过合理避税缴纳零元所得税。

香港中文大学经济金融研究所所长范博宏长期关注家族企业治理,并调研过香港所有的上市公司,他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大约有150 家企业使用信托的方式持有上市公司股份。保守估计,全香港超过半数家族企业使用了信托来持有资产。”

国内家族信托难行?

虽然家族信托是香港以及海外豪门常用的财富传承手段,但在内地的起步则可谓姗姗来迟。

与父辈相比,国内富二代普遍在海外接受教育,不少人并不愿意接手家族产业,而即使愿意接班的二代们也大多有着与父辈们截然不同的价值观和经营理念。在这种情况下,父辈们对家族财富和企业传承的安排就显得尤为重要。相较于国外数百年的发展,国内的家族信托业务还处于初级阶段,而从去年开始,国内机构陆续推出了家族信托业务。

2013 年年初,平安信托率先在业内推出首款家族信托产品。同年5月,招行私人银行正式签约首单财富传承家族信托。

家族信托基金的所得收益分为一定比例的定期与最终分配两种形式,设立的信托主要为现金资产,借此信托基金形式妥善安排传承其财富。

不过,这样的信托却被一些业内人士质疑为“伪家族信托”,“国内的几个例子其实还是投资性的信托产品,只是门槛更高,周期更长,和国外真正的家族信托相比还是有很大差别。”上述信托经理介绍,真正的家族信托涉及到财产权剥离的部分,即信托财产所有权和收益权是分离的,但国内的高净值客户对此却有极大顾虑。

此外,“成立信托来管理家族财富在国内由于牌照限制还做不到。”上述人士称。

国泰君安一位分析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信托本来的意思是‘我信任你,我把钱交给你来投资,你按约定给我收益’,但目前主流的信托都是类似基金的融资类产品,简单说就是融资方找到信托公司,然后,信托公司把融资方的项目包装成产品卖给客户,是一种‘反向信托’。”

另外,虽然家族信托的需求日益显现,对一些高端客户来说,却似乎并不迫切。

“国外家族信托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是避税功能,但在国内,目前不征收遗产税,而信托税收制度也不健全。如果以后遗产税开征,那么家族信托很可能会迎来一个爆发式增长。”上述分析师指出。

而一位上海信托人士则持不同意见,他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关键不在于是否开征遗产税,而是信托公司是否能获得高净值客户的信任,信任到可以托付身后事。虽然信托公司长期服务于高净值客户,也有良好的口碑,但国内的信托主要还是融资类业务,而不是资产管理类,从业人员也缺乏相关的经验,再加上门槛高周期长,这些问题都成为高净值客户的顾虑。”


作者: 盛潇岚

来源: 时代周报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