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非洲 /有色金属类

【访谈】华刚矿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孙瑞文谈刚果(金)铜钴矿建设


2015-01-05    浏览次数(777)    
【访谈】华刚矿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孙瑞文谈刚果(金)铜钴矿建设

从刚果(金)西北向东南,一直延伸至赞比亚北部,形成了一条弧形的铜钴成矿带,这就是世界著名的刚果(金)-赞比亚成矿带,也是世界第二大铜成矿带。尤其是刚果(金)一侧的矿带,矿体埋藏浅,铜的品位更高。刚果(金)铜钴生产主要集中于该国东南部的加丹加省,这里云集了众多世界级矿业巨头。

日前,国家发改委正在组织编制境外铜资源开发利用规划,已将中国中铁刚果(金)铜产业集群列为国家重要的海外铜资源基地。其中,华刚公司铜钴矿以868万吨的铜金属储量占最大份额,铜品位3.47%,成为世界级特大型铜钴矿。

中国矿业报记者日前采访了在刚果(金)从事矿山投资建设多年的华刚矿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孙瑞文。

记者:在国人的印象中,刚果(金)有战乱、疟疾,还有近期的埃博拉疫情,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不安全的国家之一,请问您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里进行矿山建设?

孙瑞文:人们一提及非洲,就认为是战乱和疾病的代名词。但无论是战乱还是疾病,我们认为首要的是必须做好各项防范工作,只要防范到位,安全还是可以保证的。我们现在不是也很好吗?而且这些经历反倒丰富了自己的人生。

在现总统上任之前,刚果(金)一直处于战乱状态,这涉及矿山投资安全,所以一些国际矿业资本都是短期行为,赚了钱就走,长期投资行为不多。但即使在战乱期间,加丹加省也一直在开矿,矿业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与过去不同,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现任总统执政七八年来,没有发生过大面积战乱,所谓政局不稳指的是刚果(金)东北部,仅是局部地区。而刚果(金)矿业最发达的地区在东南部,也就是加丹加省,我们华刚铜钴矿也位于此地。

业内人士都知道这里有一条非常好的成矿带,从刚果(金)往南延伸至赞比亚北部,刚果(金)一侧矿体埋藏浅,品位高,以氧化矿为主。因为过去的战乱,反倒给我们留下了一块处女地。这些年,刚果(金)政局稳定了,越来越多的国际资本涌入这里,矿业开始蓬勃发展,这是一个大的环境背景。

记者:从战略的角度您如何看待中刚双方在矿业方面的合作?

孙瑞文:过去非洲很多国家是西方国家的殖民地,刚果(金)曾是比利时的殖民地,由于历史的原因,许多西方矿业公司很早就进入了刚果(金),占据了一些优势资源。与之相比,我国以前在这里没有获得过规模成型的资源。

华刚铜钴矿位于一条世界级铜矿带上,储量大,品位高。中刚双方在这一地区的合作实现了双赢。华刚铜钴矿的建设不仅为刚方建设了道路等基础设施,还增加了当地居民的就业和收入。

与此同时,中方也解决了以下三个问题,一是解决了资源问题。我国铜的需求量70%依赖进口,而且中长期都存在铜需求的缺口,钴的储量则更低,而刚果(金)则富集这两个矿种。从我国资源战略角度讲,非洲是我们关注的一个重点,刚果(金)又是非洲关注的重点。目前,世界上铜金属储量在千万吨级以上的矿山并不多,华刚刚果(金)铜钴矿铜金属保有储量868万吨,铜品位3.47%,排在世界铜矿前列。

二是解决了市场问题,输出了国内基础设施等过剩产能。非洲有广阔的内需市场,国内又有基础设施建设的优势,像中国中铁这些建筑类企业都在走向海外,在解决上述资源问题的同时,把一些技术和工程带到非洲市场,消化国内的过剩产能。

三是扩大了中国的影响力。和我们打交道的一些刚方精英团队,从小接受的都是西方教育,英语和法语非常流利,过去他们的思想里只有西方民主。现在,他们和中国企业合作之后,开始思考“非洲国家走西方民主的道路也很难,中国30年改革开放的道路也许更适合非洲”,这也是中国的影响力。

记者:从加丹加省科卢韦齐市到华刚矿区,一路走来能看到许多国际矿业企业,而且全都是铜钴矿,那么华刚公司和他们的关系是竞争多些,还是合作多些?

孙瑞文:在很多人眼里,刚果(金)是一个落后的国家,其实这里的矿业市场非常发达,不仅有全球最大的铜生产商、美国菲尔普斯道奇控股的TFM公司,全球商业巨头嘉能可控股的KCC公司和穆坦达(MUTANDA)公司,世界矿业大亨、加拿大艾芬豪矿业控股的卡莫阿(KAMOA)公司等国际巨头,还有金川、五矿、中国有色、紫金等中国大型矿业集团,他们都把这里作为一个重要的矿业基地,因为这里有全世界最富有的铜矿带。国内一些铜矿的入选品位只有0.3%,而在这里,华刚铜钴矿废石的铜品位都有0.6%至0.7%。

华刚与这些公司之间大的方面也许会有一些竞争,但更多的是合作。比如,因为刚果(金)物质匮乏,很多起吊设备在当地根本没有,如果从国内海运过去至少需要三个月时间,所以紧急情况临时调用周边兄弟单位的设备,或是租用这些国际矿业公司的设备,才是务实之举。

记者:对于一个矿山而言,准确地核实储量至关重要,这关乎到企业的盈利,我们在这些方面都做了哪些工作?

孙瑞文:我们在接手这个矿之前,刚方提供了一些以前比利时人做的地质资料。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又做了一年多的补充勘查,比如在D坑进行打钻验证,通常国内打钻间隙是100米×200米,我们打钻的间隙更小,为100米×100米,总共打了198个钻孔,对获得的地质资料进行验证。

但真正要在境外把一个大型矿山做好,仅仅是找到了很好的矿还远远不够,矿山开发还需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指的是矿山,能开采出我们急需的矿种,而且储量大,品位高,矿体的赋存条件好。地利指的是矿山的开发条件,水、电、路情况如何。人和指的是管理团队,要有一支好的管理团队,既要懂矿,有专业知识,还要懂海外经营。这三个条件具备了,成功的概率就非常高了。

记者:刚果(金)国家议会审议通过了华刚项目税收法案,这对华刚铜钴矿意味着什么?

孙瑞文:2014年2月4日,刚果(金)国家议会审议通过华刚项目税收法案,这是以国家立法的形式确定华刚项目的免税政策,我们现在执行的就是免税政策。我们还在申请联合部长令,这是为了进一步细化落实华刚项目税收法案,这样无论政局怎样变化,华刚项目都有一个稳定的政策依据,有利于华刚铜钴矿在当地持续、稳定地发展。

记者:矿山开发融资是一个很大的难题,尤其在银行没有看到现金流的情况下融资更难,您是如何化解这个难题的?

孙瑞文:我们认为,只有自己信心十足才能给别人信心。首先我们要控制好风险,为此提出“有效投入,加快产出,分步实施,滚动发展”的理念。我们做过一些市场敏感因素分析,得出的结论是最敏感的因素是价格,所以要尽快投产,先把股权投资收回来。收回股权之后,我们的矿还在那里,这也是钱,把矿权卖了也还是收益。

我们自己先评判项目,这是对个人、企业、国家负责,也是对银行贷出的资金负责。我们对银行进行了详细汇报,国内包括第三方也对华刚铜钴矿做了多次技术评审,结果显示矿体质量确实很好。

当时银行聘请的专业人士最担心的是矿山是否具备开发条件,是否通水、通电、通路。当地水资源丰富,通往矿区的道路是我们自己修建的,但电力是一个瓶颈问题。刚果(金)电力供应不足,我们就根据电的情况分期投产,量体裁衣,确定矿山分期产能。

境外投资不确定因素多,风险大,一些项目通常会追加投资,但我们这个项目因为提前投产,不但没追加投资,还节省了投资。

记者:您提出打造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国际化矿业公司,核心竞争力主要是指什么?

孙瑞文:华刚公司周边都是国际矿业巨头,所以要有高起点,打造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国际化矿业公司。核心竞争力主要表现为三大优势:第一是资源优势,华刚铜钴矿有近千万吨铜、60万吨钴的储量,而且品位高;第二是技术优势,在排水、采矿、选矿等方面,华刚公司已经申请了多项国家专利,同时应用了很多国内先进的矿山技术;第三是管理优势,华刚铜钴矿注册地在刚果(金),股东里既有中国中铁、中国中水这样的央企,还有外企——刚果(金)国家矿业公司,以及浙江华友这样的民营企业,多元化投资主体,混合所有制。

我们的员工来自五湖四海,文化多元,所以必须要培育出具有竞争优势的管理模式。华刚公司传承了中国中铁、中国中水优秀的企业文化,凝炼出华刚自己的企业文化,形成了以“融入、创新、感恩、奉献”为核心的文化理念。

记者:境外矿山投资不确定因素多,怎样融入当地社会,确保投资安全?

孙瑞文:我们认为应该认真思考威胁企业投资安全的因素,这是我们境外企业开矿的大事。基于这个理念,我们要从设计、技术、工艺、流程设计等各方面提前做好工作,不要事后弥补。同时,还要处理好四种关系。一是要处理好企业生产和保护环境的关系。如果开矿者拿走人家资源,留下的是污染的环境,当地百姓和政府怎么可能高兴,最后矛盾激化,处理不当的话,很可能对企业造成致命打击,在当地无法继续开采下去。在环境保护方面,华刚铜钴矿计划投资5000多万美元建设尾矿库,已经完成4000多万美元投资。除此之外,还从设计、技术、防护、降尘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执行一整套环保方案,要让当地政府和百姓看到华刚公司是一个负责任的企业。

二是处理好劳资关系。现在华刚公司中刚方员工的比例是1∶4,员工本土化比例高。过去一些境外企业经常爆发罢工运动,我们去赞比亚看到一些企业每年预留出一个月的时间处理罢工事务。虽然有时罢工只是一个月,但整个系统恢复起来需要两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对企业而言损失很大,相当于减少了20%的产能。在这里,我们中国人恰好可以发挥思想政治工作的优势,提前疏导,提前掌握,提前反应,畅通员工的诉求渠道。华刚公司每周有一天是职工接待日,员工在这一天可以向企业反映自己的诉求。

三是处理好与社区的关系。企业要实实在在地为社区做好服务,比如修路、供水、供电、捐资助学等。让当地百姓认为你在这里开矿,他们有所收益,当地人去矿区上班有收入,能喝上干净的水,孩子有学上了,儿童节还能收到礼物,矿山企业给当地带来了诸多益处。在这种情况下,当地社区希望你一直好好开矿,这就是社区的融入。我们就经常帮助矿区邻近的卡巴达村修缮校舍,并送去书包、足球等文体用品。

四是与政府关系的融洽。华刚公司义务完成了卡巴达村的道路工程、排水沟清淤工程、排水涵管工程、机耕道路工程和科卢韦齐市630大道有关市政道路等五项惠民工程,这些都是民生工程,同时融洽了与当地政府的关系。

当记者问起其早期在刚果(金)创业最艰难的事情时,孙瑞文陷入沉默,眼中闪着点点泪光。后来据一些跟随孙瑞文多年的下属介绍,最艰难的时候,孙瑞文喝过矿坑水,住过没有窗户的茅草屋,连续几天的工作劳累加上被忽视的低烧,疟疾很快袭击了他,他的呕吐直接喷射到墙壁,并呈昏迷状态,有生命危险,后来虽然治愈了,但药物副作用致其中度耳聋。正是因为有了像孙瑞文这样的早期拓荒者,非洲广袤的大地上才崛起了一座座中国的建设营地。

来源: 中国矿业报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