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全球

做铝和有色产业链必读:2015中国铝工业十大猜想


2015-01-12    浏览次数(509)    
做铝和有色产业链必读:2015中国铝工业十大猜想

猜想一:铝行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加快推进

为响应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号召,铝行业积极主动推进混合所有制经济模式。2014年中国铝工业混合所有制工作取得重大进展,4月1日,杭州锦江集团与中国铝业公司就贵阳清镇氧化铝项目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标志着央企中铝与民营锦江集团的第一个混合所有制项目正式启动。

其实,混合所制模式在铝行业早已走起,早于中铝贵阳项目之前,国企山西阳煤集团全资子公司兆丰铝业与锦江集团牵手,合作大致分为托管和联合重组,兆丰铝业与锦江集团的合作正式开启了国企民营化管理的一条新路子,目前托管阶段已经达到预期目标,双方已经步入了联合重组阶段。

据报道,2015年国家多项有关国企改革的政策措施有望在春节前出台,国企功能定位及混合所有制改革相关操作细则等将进一步明确。这充分说明,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在2015年仍是重头戏。

而对于铝工业来说,2014年锦江集团的低调介入也仅仅是铝工业领域混合所有制改革工作的一个开始。或许真正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大戏将会在2015年上演。其实,当前一些企业已经在相互对接,为“混合”预热了。比如,中铝董事长葛红林在刚刚上任不久就与东方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行举行会谈,而刘永行在此前的一个公开采访中高调扬言称,在过去的一年里中铝曾与其沟通混合所有制模式合作。然而东方希望这个想在铝行业大展手脚的优秀民企,很有可能会在2015年伺机出手。据悉,中铝内部已着手新的一轮内部改革,其下属公司正在进行人事精简,这或许可以理解是在为进一步开展混合所有制工作铺路。

所以说,2015年或许是铝工业混合所制改革工作进展最为深化的一年,优质的国有资产与先进的管理模式对接的高峰之年。

猜想二:铝工业园区集约效益进一步显现

近年来,随着我国铝工业的迅速发展,国家和地方政府对铝工业进行了有效地引导和规划,各地铝工业园区的规划和建设如雨后春笋般兴盛起来,如:重庆西彭铝产业区、南宁铝工业园区、河津市加快铝工业园区、内蒙古霍林郭勒工业园区、徐州沛县铝深加工产业园、广西百色新山铝产业示范园、重庆綦江区铝产业园区、新疆鄯善工业园区、云南文山马塘工业园区、陕西董家河工业园区等几十家铝产业园区。目前,不少工业园已取得了明显的经济效益,铝产业园区的效应和优势已经逐渐显现,甚至一些产业园区已经成为当地的支柱产业

尤其是成立于2003年的重庆西彭铝产业区,依托独特的区位优势和良好的产业、城市基础,园区多元化发展,引进了“1+4”热连轧、车用轨道型材、OGS纳米触摸屏等行业旗舰项目,构建了以中国铝业西南铝业、中铝萨帕、天泰铝业、戴卡捷力轮毂、德迅铝业、江达铝合金轮圈、新华西铝业、天益机械智造、重庆捷和铝业等为龙头的铝加工全产业链产业集群。形成电解铝→铝加工→铝精深加工→再生铝的全产业链条,被喻为“中国铝加工之都”。

山东铝产业集群效应更是突出,目前已形成以信发铝电项目为主体的茌平信发工业园区;以魏桥为龙头,齐星铝业、创新金属等为骨干的邹平产业园区;以南山集团和丛林集团为龙头的龙口产业园区。该三大铝产业园区的培育和发展基本为山东成就我国铝业大省和强省提供了强大支撑。

在2015年,随着一些新型园区项目的建成投产,园区效应会逐渐显现。尤其像东北、西北部园区产能的释放,新一轮铝产业园区集群效益继续发酵,在这一年里园区的经济效益会更加突出。

猜想三:铝应用市场加速推进

疏堵并举化产能。对于过剩的铝产能,近年来采取控制新增产能和扩大应用两手抓的措施。

早在2012年年初,由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牵头在贵阳举办了“绿色铝”启动仪式,至此,在行业内掀起了“加强绿色铝宣传,促进铝消费行动”大幕,之后相继举办了推广全铝半挂车活动、建筑用铝模板推广活动等。随着绿色铝应用推广工作力度的加强,铝应用深入人心,“铝代钢”、“铝代木”、“铝节铜”领域的工作都相继有所推进。

据报道称,有关部门也正在抓紧制定扶持推广全铝挂车的相关方案。巧合的是,为做好交通车辆轻量化用铝材产品的推广应用,消化一批电解铝过剩产能,2014年9月19日,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在京组织召开了交通运输用铝材推广应用研讨会,出席会议的单位有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西南铝、神华集团、丛林集团、晟通集团、魏桥铝电、南山集团等。

同时,为推动建立飞机生产企业与航空铝材加工企业间的协同创新机制,提升我国航空铝材加工水平。2014年12月15日,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装备工业司联合组织召开了航空用铝材推广应用座谈会。国防科工局、民用航空局、工业和信息化部规划司等部门以及中航西飞集团、中国商飞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中铝西南铝业公司、东北轻合金公司、中铝西北铝加工厂、中航北京航空材料研究院等单位的代表参加了会议。

在2014年下半年,工信部接连两次召集铝行业及相关应用设计领域的企业进行会商,召开如此重量级会议,不难看出,国家将在新的一年里,会在这些领域加大力度推广铝应用。

所以说在2015年,国家有可能会在交通、航天、电力、建筑等铝应用领域,加大推广力度,比如,加快推出相关行业应用标准,加强相关部门协调沟通,推动铝应用工作或有实质性进展。

猜想四:铝行业产能过剩仍然加剧

市场未打开,产能已先行。对低端铝加工产能来说,因为门槛较低,技术含量不高,企业比较容易涉足。比如铝模板行业,虽说近年来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协同相关部门在大力推广铝模板,但因为建筑标准,以及应用成本等方面考虑,仍然没有得到大面积使用,但铝模板产能倒是新建了不少,广东地区以门窗铝型材为主的企业基本新建了铝模板产能,还有一些有区域性保护优势的铝企也基本都新建模板生产线,然而在短期内,铝模板市场仍然存在着种种的不确定性,所以说,在新的一年,低端产能过剩现象或显得更加突出。

其实高端产能也未必不过剩,比如高铁用工业铝型材也存在过剩的苗头,需要我们警惕。在过去的一年里,李克强总理在大力的向国外推销我们的高铁,其实质上也是在间接地推销我们的工业铝型材。

2014年1~8月铝行业投资情况显示,我国铝冶炼行业(含电解铝、氧化铝和再生铝)完成固定资产投资355亿元,同比下降33.9%,铝压延加工业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189亿元,同比增长24.1%。可见铝加工投资热情依然不减。

而电解铝行业,虽说国家在抑制新增产能和淘汰落后双管齐下,但事实新增势头仍然不减,比如新疆电解铝产量,目前已跃居中国原铝生产第二大省(区),预计2014年全年新疆电解铝产量约为420万吨,目前已有产能437万吨,预计2014年年底可实现产能601万吨,预计至2015年末,新疆将建成650万吨电解铝产能。而2014年全年淘汰的全部电解铝产能才仅有42万吨,远远不及一个地区的新增产能,更何况,山东、广西、内蒙古等地新增产能也不少。

所以说,2015年随着新增产能的相继建成,电解铝产能过剩仍难以扭转,铝供求市场仍然难以改观。

猜想五:铝行业环保安全工作力度将加大

2014年,发生在铝行业的两起安全环保事件, 把铝行业以另一个角色推到了大众面前。这无疑让铝行业重新审视现有的安全生产工作和环境保护工作。

2014年8月2日,江苏省昆山市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铝车轮抛光车间发生铝粉尘爆炸,事故造成75人死亡,185人受伤。2014年12月30日,中国安监总局发布消息称,国务院对江苏昆山市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8·2”特别重大铝粉尘爆炸事故调查报告作出批复,认定这是一起生产安全责任事故,对涉嫌犯罪的18名责任人已移送司法机关采取措施,对其他35名责任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其中,给予江苏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史和平,苏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周乃翔,江苏省安全监管局党组书记、局长王向明记过处分。无独有偶,12月6日,媒体曝光了湖南省桃源县创元铝业因废料填埋场、倾倒废料等方面存在问题,并对周边环境造成污染。之后,环境保护部、湖南省环保厅等各级环保部门介入调查,并提出了责令整改要求。

这两起事件,不仅仅都是铝行业发生的事件,更相似的是,两则事件基本都是由于管理缺失,造成了恶果,其实说到底就是个责任问题,只要企业足够重视可以避免,同时,这两起事件也为有色行业敲响了警钟。

2015年,铝行业的环保安全生产工作将会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政府、监管部门,当地百姓、舆论媒体等将会对铝行业提高监管力度,所以要求企业在新的一年里,把安全生产和环保工作放到重中之重的位置,切不可掉以轻心。

猜想六:企业“走出去”脚步将加快

“走出去”是近年来我国有色金属行业一直在做的事情,尤其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一些优秀企业在走出去收购有色矿产资源方面成绩斐然,但在冶炼和加工业相对较少。

2014年作为我国铝土矿主要进口国的印尼颁发了禁矿令,禁止出口铝土矿,无奈之下,我国企业不得不在印尼投资铝冶炼厂以及到其他地区寻求资源。

2014年5月7日信发集团与牙买加就投资30亿美元合资建设氧化铝厂事宜进行了磋商。之后,宏桥集团斥资约7.5亿元收购一家在几内亚从事铝土矿开采的公司,该集团曾在2013年7月由其参股建设的宏发韦立公司在印度尼西亚加里曼丹省可达邦县达旺干镇建设年产200万吨氧化铝项目。

2015年,随着国际上更多的国家对矿土资源出口政策的紧缩和国际“双反”活动的增加,以及国内铝产能过剩情况加剧,更多的企业将不得不“走出去”寻找铝矿资源,更多的铝产能将向国外转移。

日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了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大金融支持企业“走出去”力度,推动稳增长调结构促升级。会议指出,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加大金融对企业“走出去”的支持,推动我国优势和富余产能跨出国门、促进中外产能合作、拓展发展空间。李克强指出,支持企业“走出去”,不仅有利于化解国内富余优质产能,更有利于中国经济结构调整、促进产业转型升级。

会议上所指优势和富余产能虽未必指代铝工业,但我国铝冶炼技术在国际上已处于领先水平,比如原铝吨铝的综合交流电耗仅有13680千瓦时,而在国内这些优质的电解铝产能已被定格为高耗能产业,似乎已不再是国民经济的“香饽饽”,如此一来倒是我国优质铝产能向国外转移的好时机。

所以说,2015年不论是到国外投资铝土矿还是建设铝冶炼加工厂都将迎来一个机遇高峰期。

猜想七:民营资本入驻铝行业或再掀高潮

2014年,工信部发布的两份《铝行业规范条件》企业名单从侧面为电解铝企业重新排了序,即生产能力最大的是山东魏桥集团,产能达402万吨,排名第二位的是中国铝业,产能达380万吨;排名第三位是山东信发集团,产能达348万吨;排名第四位是中电投,产能达323万吨。往下顺序排列依次是东兴铝业、东方希望、神火集团、天山铝业、云铝股份、伊电控股、新疆其亚、河南豫联、青海鑫恒、山东怡力、河南万基等等。细数起来,又有多少产能是国有资本投资的呢?

在氧化铝行业亦如此,虽没有公开的数据,但是民营资本也是占有多数,比如,公开报道杭州锦江集团目前的氧化铝产能已达700余万吨,山东信发集团、魏桥集团、重庆博赛矿业、南山铝业集团、洛阳香江万基铝业等民营资本控制了相当大的氧化铝资源。

在铝加工行业,民企资本占比就更大了,在2012年由中国有色金属加工协会评出的建筑型材二十强企业和中国工业铝挤压十强企业名单中,基本全部是民营企业。又何况经过了这两年的快速发展,铝加工行业的民企发展越来越壮大。

另一方面,随着国企改革的逐步推进和深入,外界纷纷预期,2015年将成为国资国企改革的一个标志性年份。

所以说,2015年,随着国家对混合所制的推进,国企改革步伐的加快,民营资本进入铝行业的热情会越来越高,预计新的一年,民资进入铝行业将会再掀高潮。

猜想八:原铝就地转化率进一步提高

山东已是我国电解铝第一大省,据悉现在约有900万吨的产能,但就山东省内来说,并没有出现原铝过剩的局面,甚至是出现了铝水、液态铝供不应求的局面,这是因为当地企业转型升级的结果,把全部的电解铝转化成了铝产品向省外以及国外等地输出,究其根源是山东铝企业通过市场倒逼机制,提高了原铝就地转化率,提高产品附加值,实现了产业的转型升级。

山东模式为电解铝产区提供了经验,比如新疆地区,虽然新疆的电解铝产量在全国位居前列,但存在着运输成本高的问题,大约单向运费为每吨600元,两吨氧化铝能够生产一吨电解铝,把两吨氧化铝从内陆运到新疆运费为1200元,加工成一吨电解铝往内陆运输又需要600元,因此完成一吨电解铝的生产和销售在运费就需要1800元,再加上电解铝的加工费用,成本会更高。如果能够在新疆当地进行铝材的深加工,每吨可节省向内陆运输的600元费用。另外铝水要铸成铝锭才能运出,如果在新疆本地发展铝型材,加工60%以上铝水就可以直接做成铝加工材,这样烧损还可以节约200元的费用。算下来成本大大降低。2014年年底在广东佛山召开的“扩大铝在建筑行业应用高层论坛”上,工信部原材料司副司长骆铁军透露,工信部将鼓励在新疆当地进行铝模板以及其他铝材的深加工,推广新疆原铝的就地转化。

同样的问题在内蒙等地也存在。随着近年来电解铝产能的不断西移,目前西北部地区电解铝产能已有相当规模,在2015年,这些产能都将相继释放,但在市场上铝价始终未见好转,始终处于一个微利的常态之下,而且这种常态一时也难以改变,所以仅仅靠卖原铝已不再是企业生存之道,企业必须提高原铝就地转化率,延长产业链,加快转型升级。

所以,在2015年,不论是政府的引导和鼓励,还是市场的倒逼机制,提高原铝就地转化率都将是产业转型升级工作的重要一环。

猜想九:政府对铝行业调控政策逐渐淡出

中国铝工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强,似乎就从来没有脱离过政策的调控干预。就说最近几年对电解铝产能的控制来说,政府使出“重拳”,但最终有些不尽如人意。可是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政府似乎意识到了政策在这方面的效力是有限的,所以这种调控手段似乎要比往年少了许多,尽管一些企业呼声仍然不断,但最终落地的政策几无,所以在未来的一年里,预计政府对铝行业的调控政策会越来越少,最终还是要靠市场的力量。

十八届三中全会强调要放开“看不见的手”,用好政府“看得见的手”,言外之意就是在过去,政策干预相对过多,导致行业并没有沿着理想的方向发展,而今后这样的做法会有所改变。

在2014年里,电解铝企业呼吁政府加强对铝行业的支持力度,希望削减或取消原铝出口关税,促进国内外市场的融通,希望以此来提振国内铝价,缓解企业困难,但2014年12月16日国家财政部网站公布的2015年我国主要商品进出口关税调整方案中,原铝出口关税依然保持不变。

所以在2015年,行业调控的政策不会太多,长远看还是需要用市场的手段进行协调。

猜想十:国际反倾销力度将会加大

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国外对我国铝产品的双反力度是空前的。比如,印度对中国铝合金车轮征收临时反倾销税。印度商工部反倾销局已就涉华铝合金车轮反倾销调查做出初裁,建议征收临时反倾销税。巴西发展、工业和外贸部于3月发布公告,开启对原产中国在内的几个国家的铝基印刷版进行反倾销调查,调查期为2012年10月制2013年9月进口的铝基印刷版。2014年3月加拿大国家贸易法庭(CITT)宣布对进口自中国的铝型材双反措施复查公告,将延长实施上述措施至2019年3月17日。2014年4月14日澳大利亚队原产于中国的铝型材进行反规避立案调查,涉案产品通过亏本销售形势规避,达到预期的税率效果。2014年6月12日澳大利亚对原产于中国的铝型材进行反倾销期中复审立案调查,复审调查期为2013年4月1日至2014年3月31日。

这些“双反”事件的背后说明的一个问题,就是我国的铝工业加工能力增强了,对他国当地企业和铝产品造成了竞争压力,所以才遭遇当地政企的“双反”制裁。

2015年随着我国铝工业整体实力的增强,我国铝企业“走出去”速度也会加快,我国更多的铝产品会进入国际市场,预计在新的一年里发生“双反”事件将会有增无减。所以说在2015年,如何应对国际“双反”事件,如何在“双反”事件中保护我国铝企业的利益则会变得更加紧迫重要。

作者: 王慧

来源: 中国有色金属报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