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北美

美国人的演讲力是怎样炼成的?


2015-01-12    浏览次数(210)    
美国人的演讲力是怎样炼成的?

在某段时间里,美国网络视频最热的不是某个电视节目,也不是哪个明星的绯闻,而是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在民主党大会上一次25分钟的演讲。据统计,第一夫人的演讲在推特上最多时候每分钟被转载2.8万多次,评论上千条,难怪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会认为,“米歇尔·奥巴马的演说可能改变历史……如果奥巴马在11月6日成功连任,他最该感谢的应该是他的夫人”。在热议这一惊艳四座的演讲的同时,人们也会对美国人的演讲力钦佩不已。中国人现在的演讲力,为什么就和美国人的有着明显差距?考察美国人“炼成”演讲力的过程,也许能对此做出解答。

演讲力是美国人的立身之本

纵观美国历史和社会,不仅每一届美国总统的就职演说精彩纷呈,在整个总统竞选过程中,候选人也要面临上百次的演讲机会和电视辩论等挑战。而美国的社会活动家们更是个个能言善辩,具有强大的政治号召力,脍炙人口的《我有一个梦想》等演讲史上的名篇也是屡见不鲜。

演讲力对个人的成功有着重要作用,像林肯、J·F·肯尼迪、里根或者克林顿这类总统的成功,离不开他们的演说能力,而像巴顿将军、小马丁·路德·金甚至乔布斯这类各行各业的领头人,也都是演讲的高手。大到竞选总统州长,小到应聘求职,无论是向别人宣讲自己的政治主张,还是展示自己或推销本公司的产品,归根到底,还是要能够“说服别人”。

而且,美国人喜欢新鲜感,经常变换居住地或者职业。到了一个新的地方或者一个新的岗位,良好的演讲力能够使人更快融入环境。而演讲力就是逻辑思维、幽默感和社会阅历等多方面能力的集中体现,甚至可以说,在崇尚个人英雄主义的美国,演讲力就是他们的立身之本呢。

确实,从整体上来说,美国社会非常重视个人的口头表达能力。在演讲过程中,从着装、形象、讲稿、语音、语调、音量,到面部表情、眼神交流、适时幽默等,都要做到恰到好处,演讲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这样的能力更多是需要后天努力才能获得。我们应该看到,美国演讲力培训是从娃娃开始的。

美国教师注重培养学生口才

实际上,美国教师在教学中非常注视培养学生的口头表达能力。一位美国中学校长曾经说过,美国学生受教育的目的并不仅仅是为了找到一份工作,而且还是为了让他们成为受欢迎的人。他们认为,口头表达能力是现代复合型人才的基本素质,指导学生独立表达自己的思想,培养学生能言善辩的能力,成为美国教师基本的教学职责之一。

美国的课堂更加注重学生之间、师生之间的交流。许多美国教育工作者认为,讨论交流、分享信息、提出建议和表达看法,是学生学习知识的主要方法,也是培养学生口头表达能力的主要途径。

从小学开始,很多课都是通过分组讨论的形式来进行,并且在搭配学生时,老师会注意将内向的学生跟健谈的同学进行同桌搭配,从而带动全班的讨论气氛。而且,美国老师在培养学生口才方面有两点十分值得称道:一是老师的意见以表扬和肯定为主,不轻易表达否定意见。学生在发言时,老师注意倾听,并以微笑、点头等肢体语言鼓励和肯定学生。二是老师常常能够提出一些有争议性和启发性的题目,以提高学生参与讨论和表达意见的兴趣。而且美国从小学到大学,课堂参与程度都是直接关系到某门课的期末得分,会占总分的10%左右。这不仅是每天的考勤,还包括一个学生在课堂上是否积极参与讨论,积极回答问题,让演讲力的培养获得制度上的保障。

进入中学后,美国不少学校还开设辩论课的选修课程,而且很多课的最终得分十分看重当堂的陈述部分,也就是说跟学生的演讲力直接挂钩。喜欢《变形金刚》的观众一定记得,在山姆的高中课上,本来他关于爷爷探险的陈述得分只有C,但他再三肯定求老师,最后老师给了A-,才让他有机会买到大黄蜂。此外,中学生有很多机会来锻炼口才,最近一些年来在中国开始流行的“模拟法庭”和“模拟联合国”在美国各个学校早就积极开展,学生们需要扮演辩护律师或者某个国家的“联合国代表”,在一系列案件或者国际热点问题上展开有力的演说和激烈的辩论。而各类学生社团的领袖,包括学生会的主席,都必须通过竞选演说,才能由会员们投票表决,一决高下。

中国人的演讲力为何稍逊一筹

历史上中国人并不缺乏演讲技巧,战国时的纵横家都是演讲高手,“唇枪舌战”、“巧舌如簧”,形容的便是他们足以改变政治家心意的演说技巧。汉高祖刘邦手下云集着陆贾、叔孙通、郦食其等著名演说家,其中最厉害的侯公据说有“倾国之辩”,他的演讲能打动帝王,让其国家的命运发生改变,因此刘邦后来终生不敢见他。那么,今天的中国人何以给人演讲力逊色的感觉?

首先,中国的学校教育仍然以应试为重点,学生集中锻炼考试解题的能力,而演讲力无关考试成绩,自然得不到训练。耐人寻味的是,许多中国学生外语演讲能力好于汉语演讲能力,这是因为外语有口语考试,需要训练与演讲力有很大关系的口语表达能力,而汉语反倒没有这方面的考试。

其次,国外从小学甚至幼儿园开始,学生就会面对众多竞争性的社会活动,如社团竞选、课外活动组织、筹款等等,这些活动一般都由学生自治、自发,且带有竞争性质,组织者的组织力、号召力和感染力是活动能否圆满成功的关键,而演讲力则是其中决定性的能力之一,因此他们在这方面可谓实践出真知。与之相比,国内学校里这类活动、竞争本就稀少,不少还因学校、老师的大包大揽,竞争性大打折扣,既然一切“内定”,能不能说、说得能不能打动人,又有什么关系?

此外,国外成年人走上社会后,不论从政、求职、经商或从事慈善事业,在大庭广众下把自己的需要、愿望和观点讲明白,争取公众支持,是经常性的需要,演讲力自然成了必需技能。而在中国,一个人更需要的必备技能是说服上司等个别人,而非几十人、几百人甚至几千人。这样一来,他们的口才未必差,却因缺乏“大场面”的实际阅历,而在演讲能力上逊色一筹。

来源: 风青杨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