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北美 /油气类

石油大战的第一个“倒霉蛋”


2015-01-12    浏览次数(275)    
石油大战的第一个“倒霉蛋”

美国页岩油行业前景如何?国际油价下跌正在拖垮美国页岩油产业,石油大战的第一个“倒霉蛋”已经出现。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就在上周日(1月2日),美国首家页岩油开采企业提交破产申请。WBH能源(WBH Energy),这家位于得克萨斯州奥斯汀的私营公司称,目前债务总额在1000万-5000万美元之间,贷款人拒绝再给贷款。

滚雪球

近年来的美国石油繁荣期,美国的油气公司借起钱来“胆儿肥”。仅2010年以来,他们的贷款总额暴涨了55%,至2000亿美元。

根据标普Capital IQ的数据,2010年,美国以油气生产为主业的公司混合债务总额为1280亿美元。到去年第四季度,这些公司债务已经高达1990亿美元。这些公司中不包括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在债务大增55%的同时,2014年9月以来的营收增速只有36%。

这足以解释为什么即使油价跌破50美元、从去年6月算起已腰斩55%的情况下,美国的产油企业依然不眠不休地推进石油生产。但收入增长完全跟不上借款的突飞猛涨,石油企业的压力陡增。

说穿了,页岩油仍旧是石油,“页岩气革命”稀释了全球产油成本和供给上的压力,投资美国页岩油恰逢当下“低成本供应时代”的特征。然而,快速投资导致债务如同“滚雪球”一般迅速膨胀,一旦现货价格走低,副作用便会凸显。

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师在新近报告中指出,基于储量,在美国以非传统方式采油的平均盈亏平衡点是每桶76-77美元。在企业层面,这种平衡价位可能更高,这也意味着,如果油价持续在目前水平,(能源企业)就要减少支出。广义的分析判断表明,油价在60-100美元每桶时,北美页岩油产业才能平衡其累积的高额债务。这些负债累累的公司由于担心破产,可能会被迫出售石油,甚至不惜赔本。

美国的现实

美国页岩油行业是否崩溃对投资的意义不言而喻,看多页岩油的一方在此轮油价下跌中损失惨重,看空一方斩获颇丰。从2014年6月油价见顶以来,美国页岩油企业的股价大部分被腰斩,那些有破产之虞的企业如Sandridge、Goodrich石油公司股价已跌掉了80%。

如果页岩油行业崩溃,看多一方的损失短期内还会加大。更重要的是,由于美国页岩油的发展,近五年美国对石油进口锐减到700万桶/日,而石油产量高达912万桶/日,能源独立不再是天方夜谭。

随着近几年美国页岩油气企业的壮大,美国对进口石油的依赖不断减低,美国石油进口由2006-2007年高峰时的1000多万桶/日下降到目前的700多万桶/日,而其中最受冲击的就是沙特的石油出口。这不仅让沙特在经济上很受伤、失掉一些美国客户,而且在政治上也很受伤,沙特在美国政府面前的重要性大幅下降。

维持原油产量、压低价格、以自己的低成本优势给美国页岩油行业以重创,重新夺回美国市场及对石油市场掌控权,就成为沙特目前的核心战略。

2014年9月,在油价连续下跌三个月后,沙特也曾试着减产,也曾邀请非欧佩克成员协商产量调整以减缓价格下滑,但各方尤其是美国页岩油企业对此置若罔闻甚至扩大产量。这打碎了沙特的幻想。

美国想要实现能源独立恐怕并不容易,不过最终达成的可能性非常大。在国际原油市场,前有俄罗斯、后有沙特,美国当然也非省油的灯。如果不把事情做过一点,那么未来回撤妥协的砝码就不会存在。

如今,油价跌至50美元/桶,不仅令俄罗斯经济遭受重创,同时,也敲打着此前悠哉的沙特。虽然无从判断最终油价的低点会在何方,但美国不想在能源供应上听命于外界的意图,显然已经先得一分。

沙特的盘算

为了稳住市场份额,沙特为首的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成员国上月不但未减产,还主动下调售价,打响了价格战。1985-1986年时沙特的石油战略与本次的油价博弈非常相似。

上世纪80年代早期,油价高企,丰厚利润吸引了很多投资者在美国开采石油,包括从高成本的页岩中提取油气。在美国得克萨斯州、俄克拉何马州等地短时间内冒出了许多本土石油开采企业,一时间美国石油产量暴增;同时大部分欧佩克成员国也在石油暴利诱惑下,把限产配额扔到九霄云外。

结果,老实遵循配额生产的沙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市场被他人蚕食。在屡次喊话无效之后,沙特决定利用自己成本低的优势,铆足劲生产,压低原油价格。

经过沙特半年的打压,原油价格从1985年11月的32美元/桶,跌到了1986年3月的10美元/桶。欧佩克很多成员国陷入经济困境,美国本土的新兴中小石油企业也被打得元气大伤,一蹶不振。美国本土石油产量经过了近30年的徘徊,直到最近才恢复到1985年的水平。

以史为鉴可确定,沙特在面对自己市场份额流失、影响力减弱的威胁面前会毫不手软。其实这种对竞争对手斩尽杀绝的强硬态度也不难理解,石油是沙特这样的资源型国家的命根子。美国页岩油对沙特的威胁比1986年时更大。

因此,沙特利益的根本在于,任何原油供给的增加不能威胁沙特本国的经济。沙特的优势在于开采成本,在原油降到30美元价位、绝大部分石油企业都无法盈利时,沙特的油井还能赚钱,而高达75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和财政盈余,也预示着沙特不会在短期内处于窘境。

在权衡最大公约数的背景下,沙特宁愿选择高输出、低油价。

美国的风险

美国页岩油企业并没有沙特那么幸运。资本市场已显示出页岩油企业的经营面临高风险。标准普尔研究发现,在美国100家中小型页岩油企业中,有四分之三由于高负债有破产倒闭风险。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2015年一季度大部分美国页岩油企业会面临银行信用额度的缩减,再加上收入和盈利的下降,它们将被迫削减资本支出。由于页岩油井产出率半年后会大幅下降,需要大量的投资才能维持产出水平不变,所以资本支出的下降将导致页岩油企业减产。

或许这将逼迫美国页岩油行业进入一个恶性循环:资本支出下降 -- 石油产量下降 -- 收入下降 -- 资本支出进一步下降。因此2015年下半年开始,我们将会看到一大批开采成本高、负债率高的页岩油企业破产重组。在美国,与WBH能源境遇相似的公司还有数百家。

业界还预期将出现一波资产出售和合并浪潮,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本来是老对头的贝克休斯(Baker Hughes)和哈里伯顿(Halliburton)两家油服企业宣布合并。

很显然,以目前美国页岩油企业的开采成本和实力,它们无法与沙特抗衡,更无法撼动沙特的市场地位。在沙特的打压下,美国页岩油的泡沫将在2015年破裂。最令人担心的,恐怕在泡沫破裂后对美国经济、美元的冲击,那会令全球再度陷入动荡时局。

来源: BWCHINESE中文网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