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亚洲 /煤炭类

资源税缤纷落地 煤企能否迎来春天


2015-01-14    浏览次数(325)    
资源税缤纷落地 煤企能否迎来春天

  税率由省(区、市)级政府在规定幅度内确定并确保不增加煤炭企业总体负担,目前多个省份的执行税率已出炉

  对于仍处于“寒冬期”的煤炭行业来说,2015年能否迎来春天,行业形势又将如何?对此,有专家认为,在坚持稳中求进的宏观环境总基调下,今年煤炭行业发展整体环境稳中向好,但“去产能”将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高库存、低需求、短资金仍将伴随着2015年的煤炭市场,我国煤炭行业仍将面临严峻挑战。

  2014年9月,国务院决定从当年12月1日起,将煤炭资源税由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煤炭资源税税率幅度为2%~10%,税率由省(区、市)级政府在规定幅度内确定,并确保不增加煤炭企业总体负担。从“量”到从“价”,虽是一字之变,对于当前苦苦挣扎的煤炭行业而言,从价征收煤炭资源税改革已经成为减亏的重要措施。

  新年伊始,煤炭资源税改革中各地税率逐渐尘埃落定,多个省份的执行税率已出炉。截至目前,河南、河北、辽宁、湖南、广西、贵州和山西的税率已经获批,分别为2%、2%、2%、2.5%、2.5%、5%和8%,而山东、陕西和内蒙古上报税率则分别为4%、6.1%和9%。

  多地公布煤炭资源税新政

  记者注意到,煤炭主产区内蒙古和山西获批的煤炭资源税税率最接近于10%的上限,分别为9%和8%;而河南、河北、辽宁等地确定的执行税率均为2%的下限。

  目前来看,煤炭资源税税率最低的省份为河南省。河南省煤炭资源税适用税率为2%。此税率为煤炭资源税税率可选区间(2%~10%)的最低限制。

  河南省财政厅有关负责人表示,“本着适用税率与现行资源税、矿产资源补偿费等税费综合负担率原则上持平或略有下降的原则,结合我省资源税费规模、企业承受能力和煤炭资源赋存条件等因素,经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批复,才确定2%的适用税率。”

  据悉,河南省为产煤省份,也是煤炭调入省份。2013年河南省煤炭产量1.53亿吨,销量1.62亿吨。

  与河南省类似,湖南和广西也出台了相对较低的煤炭资源税税率,都为2.5%。

  近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也下发了《关于公布全区煤炭资源适用税率的通知》,将全区煤炭资源税适用税率确定为9%。上述通知称,为保护内蒙古自治区煤炭资源,促进资源环境可持续发展,在综合考虑资源赋存条件、收费(基金)清理、纳税人承受能力等因素基础上,自治区政府和有关部门研究确定了9%的全区煤炭资源税的适用税率。

  山西方面则自2015年1月1日起正式开始资源税按8%的税率执行。据了解,此次税制改革取消了山西省矿产资源补偿费、煤炭价格调节基金、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三项规费,连同原有从量计征税的资源税一并计算,此四项税费负担的实际税率远大于8%。

  另有陕西当地煤企人士表示,从2014年12月起,陕西省榆林市横山县所有煤矿试行新的煤炭资源税,暂按照6.1%从价计征。

  “陕西的税率可能会参考山西省,因为两省的煤炭产业为竞争关系,而陕西因为在地理位置上比山西距离消费地更远,所以可能会在山西省的煤炭资源税税率基础上再稍微降低一点。”此前有陕西省煤企人士阐述了陕西省可能执行的煤炭资源税税率的逻辑。

  财政依赖度越高税率越高

  为什么产煤大省反而执行高税率,这能否真正为当地煤企减负呢?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各地执行税率高低与当地经济对煤炭依赖程度成正比,山西内蒙古等地经济高度依赖煤炭,如果执行低税率会严重影响当地财政收入。

  “这些省份煤炭资源税税率的制定,确实是和它们财政税收对于煤炭产业的依赖程度成正比的。”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邢雷表示,各个省份煤炭资源税税率的主要决定因素为该省财政对煤炭产业的依赖程度,另外还有煤企的“博弈能力”。“内蒙古煤炭资源优质,开采成本低,另外是央企和民营煤企为主,所以制定高的税率也是在预料之中的。”邢雷说,在以各省级政府牵头来制定税率时,央企和民营企业的博弈能力相对是比较弱的,而省属的国有煤企博弈能力会更强一些。

  汾渭能源动力煤分析师王旭峰分析认为,内蒙古和山西煤炭资源税税率最接近于10%的上限,一方面是因为两地经济对煤炭产业过度依赖,煤炭产业在当地是支柱产业,如果煤炭资源税税率过低会造成财政收入锐减;另一方面,这也和当地煤种结构有关系,三西(包括山西、陕西、蒙西)煤主要是动力煤,本身价格低,开采成本也比较低,所以可以接受较高的资源税税率;而其他地区的无烟煤生产成本高,资源税税率需要低一些才比较容易接受。

  “但是山西省的财政收入太依赖煤炭产业,只能制定高税率。”安迅思煤炭行业分析师邓舜表示,在产煤大省山西、陕西和内蒙古省区之间,煤炭资源税税率的高低会影响到本省煤炭的市场竞争力,但是内蒙古即便确定了9%的高税率,内蒙古地区是适应未来需求的清洁煤种,而且开采成本非常低,几条运煤铁路也会陆续开通,“内蒙古煤的竞争优势还是比较大的。”

  [责任编辑:张海莺]

  减负效果关键看“清费”力度

  煤炭资源税改革伴随着“清费”,确保不增加煤炭企业总体负担。业内认为,煤炭资源税改革推行将减轻煤炭企业负担,为煤炭行业发展带来利好。

  如何为煤炭企业“减负”?

  单纯从税负来看,事实上,“从量计征”到“从价计征”将加重煤企负担;因为煤炭资源税改革后,煤炭价格越高,税负增加的幅度越大。山西煤炭资源税按价计征后,按8%的税率和550元/吨的秦皇岛5500卡动力煤价格测算,吨煤的资源税额为44元/吨,而按量计征时为4元/吨。再如750元/吨的焦煤,按量计征时为8元/吨,按价计征时税额则上升至60元/吨,煤企税负大幅增加。

  对此,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分析师孟海曾认为,如果在“清费”方面做的不到位,煤炭资源税改革不但无法为企业减负,相反,很可能加重企业负担。

  卓创资讯动力煤分析师刘冬娜分析称,“要立税,必须清费先行,这样才不会增加煤企负担”。涉煤的各项收费直接关系到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因此能否真正做到“不增加煤企负担”,关键看各个地方在清费方面的落实情况。

  事实上,在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启动前,山西、陕西、内蒙古等煤炭主产地已提前把清费目光锁定“乱收费”。而此前山西省已经经历了近半年的涉煤税费清理规范工作,按照山西官方媒体之前公布的数据,清理整顿工作为山西省减轻煤炭企业负担近170亿元。

  据了解,此次山西税制改革取消了山西省矿产资源补偿费、煤炭价格调节基金、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三项规费,连同原有从量计征税的资源税,此四项税费负担的实际税率远大于8%。根据山西省财政厅测算,2014年山西煤炭企业实际负担率为14.6%。2014年清费共减轻煤炭企业负担108.5亿元,煤炭企业实际负担率降至10.6%,较清费前降低4%,减负27.5%。山西新执行的煤炭资源税适用税率比10.6%的实际负担率还要低2%以上,还将为煤企减负70亿元左右,这样总减负额将至少达到170亿元。

  贵州省财政厅税政法规处工作人员刘元刚表示,“我们测算上报的税率原为5.5%,国家最后批准的为5%。按照目前70%的折算率(除毕节、六盘水为75%),砍掉0.5个百分点意味着为贵州煤炭企业减负2.3个亿。”

  近日,内蒙古自治区财政厅、地税局印发《内蒙古自治区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实施办法》,全区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正式实施。按照清费立税的原则,此次煤炭资源税改革是在全面清理涉煤收费基金的基础上进行的。内蒙古自治区已将煤炭矿产资源补偿费费率降为零,停止征收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同时,经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自治区发展改革委会同财政厅已制定涉煤企业收费清单制度,取缔自治区以下地方政府违规设立的涉煤收费基金。

  据了解,内蒙古自治区煤炭资源税适用税率在国家规定的2%~10%范围内确定为9%,与改革前自治区煤炭企业资源税、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及矿产资源补偿费负担水平相比持平,没有增加煤炭企业总体负担,预计2015年全区煤炭企业减负达103亿元以上。

  这些尝试无疑为“清费立税”做了一个很好的“注脚”。

来源: 中国煤矿转让网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