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亚洲 /黑色金属类

原云南书记借刘汉之手侵吞国资:600亿矿山1亿买下


2015-01-14    浏览次数(338)    
原云南书记借刘汉之手侵吞国资:600亿矿山1亿买下

1月13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信息称,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云南省委原书记白恩培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经查,白恩培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涉嫌犯罪,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从这则消息的字面意思看,白恩培涉嫌受贿罪。综观白恩培在云南主政10年的经历,其涉嫌贪腐寻租的主要内容,应该在矿产和土地开发两方面。

祸起其妻

据知情人介绍,白恩培很多贪腐和违法违纪行为的发生源于其妻张慧清。因为白恩培“怕媳妇”的名声早已在外,而在青海由服务员出身的张慧清,到云南后迅速升为正厅级的云南电网公司党组书记(详见《第一财经日报》2014年8月30日《起底白恩培》一文)。

云南省政协原副主席杨维骏告诉本报记者,在白恩培到任云南一年多的时间后,即有署名“倒白委员会”的举报信举报白恩培违法乱纪。随后云南省成立专案组,对此事进行查办。因为举报信使用了云南省委的信笺纸,很多省委干部遭到调查。最终,一名处长因此获刑十余年。

此外,杨维骏还从有关信源处获悉,云南一家民营公司,曾在白恩培女儿满月期间被张慧清索巨额“红包”。该公司老板未满足这一要求,遂以集资诈骗罪名遭到调查,之后被判处无期徒刑。

另有举报资料表明,在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曾主政的文山州都龙锡矿亦出现了张慧清的身影。其曾致电有关部门,照顾一家大型矿产企业加入对都龙锡矿的利益分割。

第一宗罪:矿业改制寻租

白恩培在本世纪之初主推云南国有企业改制,其中矿业改制为之后的云南乱局埋下诸多伏笔。主要涉及都龙锡矿、兰坪铅锌矿和云锡集团。

2014年11月25日,云锡集团原董事长雷毅在云南保山中院受审,罪名为受贿罪。据公诉机关指控,其在云锡集团的配股增发、股权收购和转让、矿山劳务承包、房地产开发等业务中收受、索取了十余人近3000万元财物。

而从雷毅履历中可见,其职务不断升迁之时,正是白恩培主政云南期间。雷毅担任省政府副秘书长期间,跟随原副省长孔垂柱与白恩培交往甚密。到白恩培调离云南之前,雷毅被安排到在云南矿业中举足轻重的云锡集团做“一把手”。

知情人表示,雷毅与白恩培之间存在很多利益输送。

雷毅曾经参与的都龙锡矿改制,在早年,由白恩培主推,张田欣密切配合。其中,多重贪腐寻租线索指向了白恩培。这一矿山的改制更是张田欣落马的重要原因。

兰坪县铅锌矿贱卖,曾遭到杨维骏举报,主要内容是白恩培在其中有贪腐行为。

2000年前后,按照白恩培的指示,以四川商人刘汉所控制公司为第二大股东的宏达集团,顺利收购了兰坪铅锌矿。宏达集团当时以1.53亿元收购了上述矿业60%的股权,而该矿开发之初,经云南有关部门测评,价值在1000亿元左右。

刘汉的背后有周永康的支持,多家媒体已公开披露这一信息。而周永康之子周滨与云南矿业有不可分割的利益关联。本报曾独家报道,权威信源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周永康甚至曾致电白恩培,让其照顾周滨。

第二宗罪:土地开发

白恩培主政云南后所推行的第一战略“大”字当先。其中,“大昆明”发展思路的主要内容就是要建成“一湖四片”“一主四辅”的城市格局。

之后,不仅出现了“大昆明”,全省也随之高唱“大”字,诸如“大大理”“大曲靖”“大红河”。而一系列非法侵占农田、非法拆迁事件相继出现。最著名的是昆明福海社区拆迁而引发的“公上访”事件。

杨维骏说,当时多名失地农民要求政府出具拆迁和征地手续无果后,几十次上访,均被置之不理。他无奈调用了云南省政协的一辆公车,带村民到省政协和国土资源部门上访。

昆明原市委书记张田欣任职期间,延续了“大”字战略,其主导开发的“古滇王国项目”,违规征用了大量耕地甚至是基本农田,并引发了晋宁县的大规模“警民对抗”事件(详见2014年7月14日本报《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被查或涉土地案》一文)。

据知情人介绍,在云南诸多土地开发的项目中,都直接或间接地出现过白恩培的身影。而其中具体的利益输送关系有待司法机关进一步调查和公布。

来源: 凤凰财经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