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亚洲 /黑色金属类

中企北极圈“23亿美元”铁矿项目存变数 俊安公司伊苏华铁矿具体开采计划仍待审批


2015-01-15    浏览次数(435)    
中企北极圈“23亿美元”铁矿项目存变数 俊安公司伊苏华铁矿具体开采计划仍待审批

核心提要

从理论上讲,股权的转换可能引发开发计划的改变。俊安集团获得采矿权后,下一步的开采将如何进行?在截稿前,俊安集团并未就本报对其提出的这一问题进行回应。矿业部执行副部长Jorgen T. Hammeken-Holm向晨哨表示,根据矿产资源法案19条与46条,矿产资源的开采和闭矿需要经过当地部门的审批。

1月9日,丹麦格陵兰岛自治政府宣布,曾规划投入23亿美元、储量超过10亿吨的伊苏华大型铁矿探矿权由中国大型煤炭及铁矿石进口商俊安集团接手。1月13日,格陵兰矿业部回应记者的采访询问,确认俊安集团获准得到该矿的采矿权,但根据当地矿业资源法案,具体的开采和闭矿计划仍待格陵兰政府最后的审批。

也就是说,中国公司将如何开发这一北冰洋地区大型矿产项目仍然待解。伊苏华铁矿是格陵兰岛西部探明储量超过10亿吨的大型矿区,也是近年格陵兰政府力推的矿产项目。在俊安集团接手前,伦敦证交所上市公司伦敦矿业(London Mining)持有其100%开采权,并与四川大型矿业公司四川鑫冶联手,对项目做出高达23.5亿美元的开发规划,但由于中途遭遇劳工、选举等多重阻碍迟迟未能开工。

去年,伦敦矿业遭遇严重财务危机一度宣布破产重组,俊安集团此番接盘使得这一停滞许久的铁矿开发项目再现曙光,但采矿权的交易价格、此前23.5亿美元的开发计划会否出现变局,融资、劳工障碍如何克服仍然是未知数。

根据新闻稿显示,该采矿权的转移事实上颇为复杂。Isua的特许开采权的持有人为London Mining Greenland A/S,而俊安集团是通过持有的London Mining Greenland A/S的母公司 London Mining Greenland (1) (Jersey) 的股权,从而间接获得伊苏华铁矿采矿权。

上述股权结构是否会影响俊安集团对伊苏华采矿权的控制?一位专注海外并购领域的律师向本报表示,如果母公司并非全资持有子公司股份,则俊安集团可能并非全资持有采矿权,也就是说伊苏华铁矿的开采、闭矿以及相应的运营方案可能仍需要与其他股东商议。

从理论上讲,股权的转换可能引发开发计划的改变。俊安集团获得采矿权后,下一步的开采将如何进行?在截稿前,俊安集团并未就本报对其提出的这一问题进行回应。

1月13日,格陵兰矿业部执行副部长Jorgen T. Hammeken-Holm向晨哨表示,根据矿产资源法案19条与46条,矿产资源的开采和闭矿(Exploration and Closure)需要经过当地部门的审批。“伦敦矿业格陵兰A/S正与格陵兰政府以及两个当地市政府就影响受益协议(Impact Benefit Agreement)进行最终磋商,将在近期取得成果。”

伊苏华铁矿可谓是格陵兰岛上一块“烫手的山芋”。从1965年被秘鲁的马尔科纳矿业公司(Marcona Mining)发现后,伊苏华先后辗转于矿产巨头力拓矿业集团(Rio Tinto)与伦敦矿业手中,至今从未真正进行开采。

根据晨哨此前报道,伦敦矿业在2010年就计划与中国公司合作。2011年,四川省冶金地质勘探局旗下,从事矿产资源勘探开发的重点企业四川鑫冶曾与伦敦矿业签署合作框架协议,伦敦矿业提供专业技术、中国提供资金与劳动力。然而,由于格陵兰及丹麦政府当时劳工的政策,各方一直未对项目所需要引进的3000名劳工达成一致。

俊安集团的接手是否能解决曾经的资金、劳工以及当地政治的各种问题?

“格陵兰政府评估认为,俊安公司有能力对伊苏华探矿权的开发进行必要的融资,包括股权融资、债券融资等。” 格陵兰岛政府声明中的这一段,体现出对俊安这一新进股东的期待。

据俊安集团官网介绍,该公司于1992年在中国香港注册成立,主营矿产开发、大宗商品交易及房地产业务,经营覆盖全球80多个国家和地区,资产总额超过60亿美元,全球经营收入超过70亿美元。

针对劳工问题,一位了解当地政治运作的政府人士向本报表示,由于目前仅涉及到采矿权的转让仍然没有具体的开发计划出台,探讨劳工准入问题为时尚早。

Jorgen T. Hammeken-Holm向本报表示,矿产资源开采权的转让也需要得到格陵兰政府的批准。

来源: 晨哨网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