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矿业百科 >新闻 >亚洲

案例评析:矿业公司股权转让不应视为矿业权转让


2015-01-16    浏览次数(418)    
案例评析:矿业公司股权转让不应视为矿业权转让

一、案情介绍

2007年12月,甲公司与乙公司签订了《整体收购乙公司协议书》(以下简称《整体收购乙公司协议》),协议主要约定由甲公司以总价款7000万元收购乙公司及其名下的铁矿100%矿权;乙公司必须在收到甲公司的转让款后立即办理所有乙公司工商法人及股东变更手续,变更股东及法人为甲公司指定人;双方都应对以上转让价格保密,如果任何一方透露此转让价,所造成的税收及由此造成的一切后果和费用由透秘方承担。
  2008年1月,乙公司股东林某等人与甲公司签订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林某等人以总价1000万元向甲公司转让其在乙公司持有的100%的股份。
  上述协议签订后,甲公司分三次向对方支付了7000万元转让款。2008年1月,乙公司办理了工商变更登记,其法定代表人由林某变更为甲公司指定的田某,股东变更为甲公司。
  各方均认可,乙公司除其名下的铁矿探矿权外无其他任何资产。

甲公司向云南高院起诉,请求:1、依法确认双方签订的《整体收购乙公司协议》及其相关补充协议无效;2、判令收款方连带返还甲公司7000万元,并承担银行贷款利息及实际费用支出2000万元,共计9000万元。

二、焦点问题

1、《整体收购乙公司协议》的法律性质

2、《整体收购乙公司协议》、《股权转让协议》及相关补充协议的效力

三、法律评析

(一)《整体收购乙公司协议》的法律性质

1、判断民商事合同性质的原则

(1)合同名称与合同内容一致时的处理原则

合同名称与合同内容一致时,以合同的名称确定合同的履行地和法院的管辖权。

(2)合同名称与合同权利义务的内容不一致时的处理原则

第一,合同内容重于合同名称。当事人签订的经济合同虽具有明确、规范的名称,但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内容与名称不一致的,但能够根据合同内容确定合同性质的,应当以该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内容确定合同的性质,从而确定合同的履行地和法院的管辖权。

合同的名称与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内容不一致,而且根据该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内容难以区分合同性质的,以及合同的名称与该合同约定的部分权利义务内容相符的,则以合同的名称确定合同的履行地和法院的管辖权。

第二,根据合同的名称、内容去审查,同时还应考察签约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后认定合同的性质。首先看合同名称,例如同样是转让合同,合同是资产转让合同,还是股权转让合同。其次看合同签约主体,主体是自然人股东,还是公司法人。自然人股东将持有某公司股权转让给另一自然人,一般是股权转让合同;如果是企业法人将其某项财产权利转让给另一个法人或者公司,一般是资产转让合同。

第三,从合同的内容看,该内容包括前言、鉴于条款、正文及补充协议等,根据内容的前后一致性表述探究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及达成的合意。

第四,合同当事人之间出具的承诺书,公司信函等来往公文、邮件,虽然不是合同的组成部分,但是可以成为佐证合同性质的证明材料。

2、基于上述法理法系,我们认为从《整体收购乙公司协议》的约定内容,实际履行,该协议及之后所签的一系列补充协议中并未约定要变更探矿权主体,且事实上铁矿的探矿权主体至今仍为乙公司,以及在签订协议时乙公司除铁矿探矿权外并无其他资产的情况,双方的真实意思是转让乙公司的全部股权。双方的纠纷是股权转让纠纷,并非探矿权转让纠纷。

(二) 《整体收购乙公司协议》、《股权转让协议》及相关补充协议的效力

1、从本案双方当事人签订的《整体收购乙公司协议》、《股权转让协议》及相关补充协议内容看,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系转让乙公司的全部股权,甲公司因此取得乙公司及其全部资产的控制权,包括属于无形资产的探矿权。

值得注意的是,最高人民法院二审认为,股权转让均会伴随着资产控制权的主体发生变化。由于目前尚无对此类变化应办理相关审批手续的规定,因此,以转让公司及股权的方式实现企业资产转让的,不违反国家强制性规定。既然《整体收购乙公司协议》、《股权转让协议》及相关补充协议,为有效合同,当事人应依约履行,而本案合同已实际履行完毕。

综上,甲公司请求“依法确认双方签订的《整体收购乙公司协议》及其相关补充协议无效”的主张不可能得到人民法院的支持。

(三)审理结果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6月8日作出(2011)云高民二初字第3号民事判决判决,驳回甲公司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491800元由甲公司负担。
2013年5月,最高院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491800元,由甲公司负担。

四、启示

(一)树立“预防第一,补漏第二”的投资理念

预防第一是说作为投资者在进行大手笔投资之前,要聘请有经验、有实力的律师团队进行法律尽职调查,拟定交易文书,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几十万的律师费相对于动则几千万、几个亿的投资资金而言,是九牛一毛。律师需要将法律关系梳理好,到底是资产收购,还是股权收购,税收、交易程序、政府审批等方面予以比较分析,提出交易结构设计的思路,供老板决策;交易结构确定后,律师需要拟定交易文书,将重要的交易节点控制好,对于潜在的或有债务预留风险控制手段。

补漏第二是说投资者在出现投资纠纷时,应该尽早、尽快倾听专业人士的意见,就像病人得了皮肤病,一定要找到治疗皮肤病的专家一样,你的投资纠纷是矿业公司股权纠纷,却找了一个经常打劳动纠纷的律师,因此,千万注意不能病急乱投医。否则,耽误的是时间,浪费的是精力,消耗了感情,错过的是战机,扩大了机会成本。

(二)慎诉,诉则必胜

老子曰: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为上。作为律师,笔者认为,诉讼亦如此,不要轻易启动法律程序,和为贵,战则必胜。

本案中,甲公司败诉有很多地方值得反思:

1、在签订协议之前,可能未对乙公司包括重大债务、诉讼等情况进行充分调查;

2、协议拟定阶段。交易标的不明确(将交易标的和公司资产混淆,100%股权与探矿权不能同时成为交易标的的),交易标的实质为乙公司100%股权而合同的交易对象却是乙公司,而付款对象就有乙公司又有乙公司股东,甚至其他单位;签订的协议未能通过拉长付款周期,预留风险保证金等方式控制风险。

3、甲公司起诉时,混淆了探矿权转让与矿业公司股权转让的区别。在甲公司已经支付完毕转让价款,已经成为乙公司股东,协议已经履行完毕的情况下,启动了一个对自己非常不利的诉讼。最终承担了一审和二审近百万元的案件受理费。

作者: 范小强

来源: 雨仁矿业律师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