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亚洲 /有色金属类

中国铜业隐形巨头,正威王文银:华人企业的转型和全球化


2015-01-16    浏览次数(447)    
中国铜业隐形巨头,正威王文银:华人企业的转型和全球化

一、

非常荣幸能够参加今天这个盛会,感谢王道薪传班施振荣先生、陈明哲教授为大家缔造了一个“重塑商道,弘扬国学”的交流平台。此前从未有一个企业家站在“王道”精神的思想高度来探讨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施振荣先生是古今第一人。上午听了施振荣先生、石滋宜先生和陈明哲教授高屋建瓴的演讲,我倍受启发,也倍感振奋。这是一个传承国学重塑商道的盛会,这是一个交流思想启迪智慧的盛会,这是一个登高望远触摸未来的盛会。你能看得见多远的历史,就能看得见多远的未来;你能想象到什么样的未来,决定着你拥有什么样的未来。如果你想拥有未来,就要和代表未来的人站在一起。王道精神既代表着历史又代表着未来,王道薪传班让我们看到了高超的经营智慧和博大的人文情怀。新世纪的“王道”思想与国际经济、企业转型、全球战略、科学发展等议题激荡融合,必将产生更具有前瞻性和创造性的美好愿景,必将书写更为和谐可持续发展的现代文明,必将让中华文化在世界文化中作出更伟大的贡献。

“王道”一词对于中华民族,可以说是一种久违的荣光。纵观历史,当“王道”思想成为社会的主流,往往标志着中华民族进入了一个开放、包容、进取的繁荣盛世。很高兴我们今天一起坐而论“王道”,我想这就是盛世的景象。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文化根深叶茂,堪称世界文明的奇迹。就像一门望族,世代繁衍,代代相承,生生不息。犹如一条长河,源头入海,穿越群峡,绵延不绝。仿佛一棵老树,萌生发芽,增添新枝,生机勃勃。台湾与大陆本是同气连枝,连为一体,只是涨潮的海水暂时将两边隔开而已。浅浅的海峡隔不开我们在弘扬中华“王道”思想上达成的共识。“王道”思想就是中华文化中最灿烂的智慧结晶,“王道”思想的兴起将奏响盛世最华美的乐章。

王道与霸术相对,就像战略和战术相对,理论和实践相对,眼光与能力相对,宏观与微观相对,都是我们叫喊了五千年的词汇。有些思想是不能舍弃的,任何一个思想都有它的深刻的历史根源。“王道”就是这种不能抛弃的思想。这个世界有才华的人很多,有才能的人很少,富有的人很多,富贵的人很少,有知识的人很多,有智慧的人很少。真正有才能、有知识的贵人,是不会抛弃中国五千年流传下来的那些珍贵思想。因为“王道”就像太阳、月亮、阳光、空气、水一样,是不能忽视的存在,它的重要性在平时感觉不到,但是一旦失去,我们才懂得珍惜。

二、

大家有多久没有好好看看天上的月亮了?因为遥远的东西,总是不紧迫的。远的事情也一样,大家都知道理想和道德很重要,但并不紧迫,所以在不知不觉中,理想和道德就逐渐被淡忘了。多久没有想过那些雄心壮志了?因为精神层面的事总是遥远的,而物质层面的事,总是近在眼前而紧迫的,所以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王道”就是一种最高的理想,在紧迫的现实面前,“王道”思想显得遥不可及,但它却是不可忽视的。一直以来,我将“王道”思想看作阳光、空气和水,“王道”也是正威一直以来努力践行的一种商业精神。

正威国际集团有幸成长在这样一个太平盛世之中,成为国家富强的见证者,我们感到非常自豪。借助中国大陆改革开放的东风,我们抢抓机遇,快速成长;伴随着中国在大国崛起的道路上高歌猛进,我们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在近二十年时间里,正威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摸爬滚打,在科技发展的洪流中创新转型,在跨越时代的步伐中与时俱进,目前已成长为以有色金属完整产业链为主导的全球化集团公司,总部位于深圳,在国内成立了北京、上海、广州区域总部,在欧洲(日内瓦)、亚洲(新加坡)等地设立国际区域总部。

在做大做强有色金属主业的同时,集团正式向电子信息、半导体产业、高新材料等高科技行业进军,并业已形成全产业链的发展规模。在正威发展的第一个五年,我们从当初月销售额200万元的小工厂艰难起步,在亚洲金融危机中接受洗礼,在危机中突破,厚积薄发开基立业;第二个五年,正威迅速扩张,抵御“非典”危机,凤凰涅槃,栉风沐雨高速增长;第三个五年期间,正威无惧世界金融危机实现逆风飞扬,完成全产业链整合;第四个五年期间,正威加速实施全球化战略,实施国际化市场、国际化人才、国际化管理和“大增长极、大产业链、大产业园”的三大发展模式。今年,正威进入世界500强,位列387名;未来十年,我们要向世界百强进军。

三、

未来一段时期,世界经济中低速增长将成为一种常态。整体来看,影响未来世界经济走势的因素主要有以下几个:第一,欧洲债务危机仍旧是一个重要的不确定因素。第二,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释放流动性的规模、速度和波及面都会对世界经济产生一系列影响。第三,贸易保护主义仍旧是制约贸易健康增长的因素之一。反对贸易保护主义任重而道远。第四,大宗商品市场不确定性增加。未来世界经济的中低速增长意味着对包括能源在内的大宗商品需求总体稳定,但其价格波动幅度还取决于流动性的数量和流向。第五,全球治理和区域合作前景值得关注。第六,地区安全危机可能对世界经济产生消极影响。未来,全球经济的格局将发生深刻的改变,一个地方、一个国家的发展有三个前提条件,市场、人才、资金决定着经济景气。比如:中国有市场,印度有市场、非洲也有市场,从理论上讲都会成功;第二个条件是人才,中国有人才,印度有人才,然而非洲人才稀缺,将会被淘汰出局;在第三个层面来看,中国有大量的资金,印度、非洲缺少资金。所以这三个区域的经济发展趋势就很明朗了。纵观世界经济全局,世界正在融合为一个巨大的经济体,正在迈向一个巨大的经济体。目前世界100大经济体中,51家是公司,49个是国家,可以遇见,未来的中国必将出现大量富可敌国的企业,成为让世人仰望的巨大经济体。如果往后无限延伸,主导这世界的将是企业而不是国家。

全球市场瞬息万变,行业竞争日益激烈。任何一个企业都不可能制定一个一劳永逸的发展战略。目前,经济全球化风起云涌,科技革命大浪淘沙,特别是中国经济的外部条件和内在因素发生了重要变化,中国企业必须谋求转型升级发展。正威自创立以来不断在转型中寻求突破,未来,正威也要在不断转型中谋求永续发展。正威第一个十年,我们成为了制造的正威;第二个十年,我们称之为资源的正威;第三个十年我们将转型为科技的正威;第四个十年,我们要做产融的正威;第五个十年,我们立志做思想的正威。我们在转型发展过程中一路走来,有一些激动人心的案例,也交过“学费”。我们总结出一些经验,在此与大家分享一下:一是,全产业链整合;二是,商业模式的转型;三是,企业文化的转型升级。

下面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正威的全产业链整合。正威从电源线行业起步,在企业的不断壮大中,我意识到:“谁能控制某种商品的供应,谁就能实现超额利润;谁能控制产业链的上游,谁的市场控制力越强。有色金属资源是不可再生的,是稀缺而又重要的战略资源,随着全球稀缺资源消耗的增加,其稀缺的程度只有日趋加重,俗话说,物以稀为贵,有色金属将保持着长期上涨的总趋势,所以,握有这些稀缺资源,无疑将大大提升企业的竞争力!”

四、

自2003年起,正威开始向产业链的上游扩张,先后在国内的江西、云南、内蒙、青海、安徽和非洲、南美洲、澳大利亚等地购买了大量矿产资源,并斥资在江西赣州打造铜、钨采选、冶炼及深加工产业园,从而进入这两大行业最上游的采选、冶炼领域。2008年,集团在安徽铜陵投资30亿元,建成了年产25万吨精密铜杆项目,实现从精铜砂到铜杆的一条龙产业链。江西赣州矿业产业园和安徽铜陵铜加工产业园的建立标志着全球最完整的集矿业开采、开发与冶炼、铜杆加工与线缆精深加工、铜材贸易于一体的铜产业链整合成功。在此前,由于购买铜矿投机巨大,风险也大,电源线行业的产业链条一般只延伸到铜加工。而我们收购铜矿在全球率先打通了电源线生产的产业链条,可以说是从“石头”做到“插头”。2005年末,国际基金在铜期货市场不断推高铜价,许多铜加工企业损失惨重,但正威凭借着全产业链经营,提高了整体抗风险能力,从而躲过了一劫。可以说,这次危机大大考验了正威全产业链的竞争实力。

现在全球化企业的竞争已从最初的供应链的竞争,客户链的竞争,升级到产业链的竞争、价值链的竞争,并最终升级到产业生态链的全方面竞争。在全产业链基础上,我们正在整合全价值链,也就是说产业链上的每一个节点都要发挥出它的最大价值,每一个环节都要做到行业最优秀,甚至要求我们的每一个供应商都一起成长,共同追求卓越。正如一木是木,两木成林,三木成森,一片森林可以改变气候;一人是人,两人成从,三人成众,众志成城可以改变世界。掌握全价值链的集团企业将影响到整个行业的生态系统,从而拥有改变世界的力量。这种改变世界的力量是积极进取的力量,是互惠共赢的力量。正如施振荣先生对商道的解读:商,是共创价值;道,是诚信多赢。我在此分享一下个人对商与道的理解,商:是社会组织的细胞,道:是正确生长的智慧与规律。我相信:我们对未来行业生态发展的期许是符合商道的“共创价值,诚信多赢”理念的,也是符合“王道”精神的,我们正朝着这一目标默默地努力。

五、

中国经济经历了30年两位数高速增长后,目前正处于调整期和闯关期,社会已经由生存型阶段转变为发展型阶段,带来了需求结构的战略性升级,由于消费结构的改变,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也发生了重大变化。这将催生大量新型的商业思想和商业模式。

今天已不是一个工业经济的时代,而是一个商业经济、服务经济的时代。工业经济时代强调的是供应的经济,服务经济时代强调的是需求的经济;工业经济时代强调的价格的经济,服务经济时代强调的是价值的经济,这是人类历史前进到21世纪进程的一个巨大的商业革命。今天,诸多的企业用一种工业经济的思维去主导产业转型,必然失败。因为今天不是一个产品稀缺的时代,不是一个品质成本的时代,不是一个制造技术的时代,不是一个资金资源的时代,今天是大数据的时代,是云计算的时代,是物联网的时代,是智慧城的时代。这个时代有一个特征:就是“爆炸式的颠覆”。苹果手机一推出,全世界照相机企业的生意都受影响,汽车导航仪的企业快速衰落。有一天,一些传统企业比如商场、银行等等一定会被网络公司取代,如果它们不继续创新的话,就会告别这个时代,因为这是一个网购的时代。时代的前进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这是一个比拼商业理念、服务理念、商业模式的时代。因此,企业要转型就必须不断探索全新的商业思想和商业模式。未来,企业必须具备三大能力:

第一是具备更为成功的先进的商业思想,这样才能做到持续引领。今天企业的竞争,不仅是过去的三大标准、五大价值、七大优势的竞争,是生态链的竞争,真正伟大的公司,真正的商业运作,是跨越血缘、地缘,跨越人情的。

第二是具备强大的创新能力,创造性的执行能力,这样才能快速成长。理论和实践相隔一个太平洋,只有将伟大的理念转化成伟大的创新能力才能填平这个太平洋。

第三是具备持续为社会贡献“全新产品”和“全新服务”的能力。最终做到永续经营。传统的产品和服务是迎合大众需求,而“全新产品”和“全新服务”将创造需求。也就是说产品和服务包含着最先进的思想和理念,他会通过自身无与伦比的魅力,每个产品自己带有特殊情感语言,会呼唤他的客户。

目前,正威正在形成自己独有的商业模式,我们正围绕电子信息和半导体全产业链新城、高新材料全产业链新城的发展思路,秉持“产城经济、工商联动、优势合作、和谐发展”的理念,结合独创的“产、学、研、居、旅,商、物、贸、金、总”发展模式,实现“以城聚产,以产兴城”的全新产城融合模式。今年6月,我们在四川广安投资建设了高新电子信息材料产业基地;8月,位于甘肃兰州新区的正威电子信息产业园也破土动工。未来,我们计划将正威所有的产业基地一律打造成产业与城市融合一体的科技新城。

正威科技新城集合产业、大学、研究、居住、旅游、商业、物流、贸易、金融、总部等十大元素于一体。我们讲有高楼就是有成就,有灯光就是有开放,有草坪就是有水平,有雕塑就是有艺术,有大树就是有历史。一个大学的伟大,不是因为大楼而伟大,是因为有大师才伟大;一个城市的伟大,同样不是因为大楼而伟大,而是因为名人,因为名牌,因为文化才变得伟大。我们希望正威的科技新城将是有大楼,有大师,有名人,有名牌的现代化高科技城市。

正威高科技产业新城的十大要素:产业将为区域的发展提供强大的动力引擎,形成支柱产业,主导产城经济的发展、定位及规模。大学将高端人才的二次培训升级,打造企业准职业经理人培训基地。为产城经济的高速发展提供源源不断地人力资源。研发中心将汇集全球顶级技术人才、科学家携手研发、创建,确保产业竞争力处于国际领先状态。居住园区将吸引国际专家、科学家、高管定居科技新区,确保产城经济持续发展力,并为区域带来旺盛的消费力,安居才能乐业。旅游是产城经济的对外形象窗口、国际形象交流平台、展示产城经济成果,提供现代化风景区;商业可以刺激区域经济发展、为区域提供完美配套,满足国际市场消费需求,吸引高端人才进驻。物流中心的建立可以确保信息化高度集中,同步环球市场,为企业全球产业升级做无缝连接。贸易就是要建立全球商贸平台,集中采购、缩短交易时间、流程并为区域经济提供强大的产值经济。金融则可以快速整合平台资源,提高资金利用率,以高流动性提高产值,支持产城经济迅速发展。正威未来将在科技新城建立区域性总部,管理整个电子信息产业新城。这就是我们产城经济的商业模式。

六、

从文化的角度谈企业转型,则首推“王道”精神。中国传统的“王道”思想既是治国之方,又是经商之法。孟子主张将政治与道德合一,“以德行仁,以王天下”,如果引申到企业文化和企业管理方面,则是商业和道德的合一。今天的企业必须懂得开放、包容,必须懂得持节、守正,必须懂得共享、共赢。施正荣先生曾精彩地描述了东西方公司管理文化的差异。西方管理的盲点是:人性贪婪、目光短浅、追逐利润、喜欢张扬、过度冒险。而东方管理的盲点是:猜疑,陌生人得不到信任;保密,师傅总会留一手;独裁,把权力都抓在自己手中;优越感,对自己的行事方式深感自豪和优越。正荣先生的概括非常精准,要逐步改变这一现状必须改变文化内核。“王道”精神就是改变文化内核的思想力量。五年的企业靠机遇,十年的企业靠管理,百年的企业靠文化。企业文化是公司的未来,是明天的生产力,是企业生命之源!正威的企业文化理念是:一元、二维、三公、四德、五心、六勤、七能、八品、九优、十步,共包含五十五个关键词。如果企业只能做一件事,就是把企业的文化建起来;如果要做两件事,就把人管好,把物管好。如果要做三件事,就要抓住企业的现金流、利润率、成长性。如果要做四件事,就要抓好投资控股、融资变现,规模经营,专业分工。如果要做五件事,就要请高人指点、贵人相助、本人努力、亲人监理、小人监督。我把这个称作企业文化的“道”和经营管理的“术”之间的融合。

这些年来,随着正威集团国际化步伐的加快,我们深深感到要想企业国际化,必先理念国际化。在全球化的视野、全球化的理念,全球化的管理,全球化的经营共同作用下,才能形成兼容并蓄的企业文化。正威倡导“知行合一 成就梦想”,伟大的思想家荀子曾说:口能言之,身能行之,国宝也;口不能言,身能行之,国器也;口能言之,身不能行,国用也;口言善,身行恶,国妖也。只有能说能行的人才是国家的瑰宝,能说不能行不是真智慧。智慧生长理论:智是知道如何成就自己,慧是知道如何成就别人。智是知道如何前进,慧是知道如何后退。智是知道如何拿得起,慧是知道如何放得下。智慧是人对宇宙间万事万物客观规律的正确把握。

七、

我们把企业文化发展分为三个阶段:一是企业管理阶段,这一阶段的关键词是战略、组织、团队、创新;二是企业文化阶段,这一阶段的关键词是健康、快乐、幸福;三是企业禅道阶段,这一阶段的关键词是和美、创意、恒久,在这一阶段,企业和员工是处于身、心、灵的一致。企业文化的最高境界就是企业禅道阶段,这个阶段企业的特征是:和谐美丽,创造意达,永恒久远。企业文化想做到恒久,要像家庭一样具有稳定力,要像宗教一样具有持久力,要像军队一样具有战斗力;要像学校一样具有学习力。

总之,对今天中国的企业来说,转型升级任重而道远,进一步海阔天空,退一步万劫不复。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企业也一样,必须自己革自己的命。战略决定未来,组织决定成败,团队决定成就。无论被迫转型还是抓住机遇引领转型,战略、组织、团队是三个最重要的因素。能否制定精准的战略,在创新的商业逻辑和产业逻辑下,对转型战略做出一个内外一致、上下协同、首尾相顾和快慢结合的系统调整,将直接决定着企业能否抓住转型升级的机遇,直接决定着企业转型升级的成败。

《2012年IBM全球CEO调研“中国洞察”》报告(每两年发布一次)显示,相对比国外同行,中国CEO在变革组织结构、治理模式、外部协作、领导团队等方面有着更强的意愿。在未来3到5年中,计划对以上领域进行变革的中国企业,按比例比全球同行要高35%,体现出中国企业蒸蒸日上的特有活力。报告也显示,中国企业特别关注全球化。在定义CEO的成功特性时,60%的中国CEO选择了“全球思维”,高于全球平均48%的水平。数位中国CEO都将全球化列为自己企业面临的最大的机遇和风险。这表明中国企业正处在“走出去”的关键时期。

全球经济一体化让企业无法偏安于一国,这就促使“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必须放眼全球市场,整合全球资源,吸纳全球人才。在中国企业融入世界,融入投资所在国的过程中,关键在于文化的融合。纵观国际格局,东西方文化冲突,东西方价值观冲突,是短期内无法改变的,而普世价值是大多数西方国家普遍认可的。因此,在东方文化、东方哲学的积淀中,融入西方普世价值可以促进文化的融合。这也符合“王道”精神的开放、包容的特性。只有开放、包容,国际合作才能共赢天下。

八、

一个企业跑得最快,也只能触摸到这个时代的脚后跟。为什么那么多企业最后被这个时代抛弃?就是因为他的思想落后。为什么思想落后?因为他没有学习。现在很多企业处于21世纪,用着19世纪的理论,20世纪的管理方法,管理着21世纪的企业,怎么可能赢?一定失败。学习是解决任何问题的唯一方法。但是也不能乱学习,很多企业就是乱学习死掉的。我们要保持开放、包容、合作的学习心态,与狼共舞,但不结盟。但是,不一定是西方的就正确。有一个经典的小段子:拆了故宫建白宫,故宫代表中国特色的,白宫代表西方特色的,最后故宫拆了白宫也没有建起来。所以,华人企业要走一条有自身特色的道路。“王道”就是一条有中国特色的道路。企业做好做成功,只要求老板厉害;企业做得优秀,要求中层管理者厉害;企业卓越与伟大,要求企业每一个员工都很厉害。我们不仅要做到卓越和伟大,同时也要低调,我们要学会“隐”和“忍”,隐是我们看得到别人,别人看不到我们,忍是心字头上一把刀。从古至今,只见火光烧润屋,不见风浪扑虚舟。

今天是一个“爆炸式颠覆”的时代。全球化的道路充满了未知的风险,而现实又残酷地逼迫中国企业走出国门。国内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投资、出口、消费,已经转向新的三驾马车,即城市化、资源化和金融化。中国的人口优势、成本优势、市场优势、土地优势,已经不再成为优势,九重要素叠加,中国已经进入高成本时代。三十年高成长形成的浮力和惯性再也不能依赖,不能再把老优势当回事了,再就着比较优势发展是死路一条。未来中国企业只有三种优势可以依靠——

第一种是融合优势、产融结合优势,改造企业的供应链,改造企业的产业链,改造企业的价值链,改造企业的生态链!以后再没有清晰的、经典的制造业企业,只会有在大量的商业模式创新过后所呈现的令人看不懂、像制造业又不像制造业的混合生态。

第二种是速度的优势:就企业而言,我们都很清楚,比资产规模、经营设施、竞争格局更重要的是运营速度。快是打败次快因素的关键,不管对手有多少优势,只要它在速度上输给你,它就只拥有次于快的因素。所以,一个绝对的大挑战是如何创造速度能力、形成速度优势。

第三种是时空的优势:中国制造业企业生于乱世之秋,在跨国企业形成种种封锁的当下,我们必须有长时间的规划,在长时间发展中目标不动摇,咬牙隐忍,不顾一时一地之荣辱成败,规划大明天,算计大明天,设计和推进大明天,才能取得最终的主动和胜利。空间优势的形成是对外要胸怀全球,必须绘制企业自己版本的四种地图——第一张是国别资源地图,把感兴趣的、想去接触的各个国家分别有些什么资源弄个明白;第二张是国别进入壁垒及应对措施地图;第三张是国别潜在合作对象及联盟地图;第四张是国别财税资源、金融资源地图。

中国企业有很强的优势,所以经济发展全球第二,十年之后,中国肯定要成为全球第一。美国在1997年时有世界500强企业197家,今年只剩下132家了。日本的经济20年前是中国的4倍,现在中国是日本的近1.5倍。20年前,日本的世界500强是149家,今年只剩下了59家,90家世界500强企业没有了。20年前中国没有一家,现在有85家。历史的潮流,经济的发展是有规律的,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中国今天的强大是人类历史的经济和政治的车轮推动到新的平台之上。未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越来越多的企业登上世界舞台,“王道”思想必将成为世界的潮流。

最后,我引用《道德经》第一章来结束我的演讲:“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所谓“道”既玄妙,又深远,是宇宙天地万物之奥妙的总门。

作者: 王文银

来源: 2013王道论坛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